仰语

没事写写段子(腐),拍拍照片(风景为主),算不上高产,没粮吃会自割腿肉。欢迎来勾搭。

双极(2)【金木攻×原创受】

上一话请戳头像自取
第二章
“你今天怎么了?”坐在餐桌边,金木一脸纠结的问道,“为什么笑得那么……”
“没什么,”我看着金木继续笑,“就是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大概是太了解我顺杆就爬的本性,金木闭嘴没有问我在想什么。
我记得金木阿姨刚去世前几天,金木状态极糟,整天窝在沙发上不吃不喝的,只是一个人发呆。我和永近被逼得没办法,每天都去便利店买速食逼着他吃。直到第四天,我拿着便当去他家,却发现金木拿着一盘寿司从厨房出来,对着我说:“吃饭了。”我们两个坐下吃饭。
“你这几天也没好好休息过吧,给你和英添麻烦了。”
“麻烦什么,”我扔了一个寿司在嘴里,“说实话金木你手艺不错呀。”
金木低头笑了笑,看着他终于露出的一丝笑容,我松了一口气,自此,一切照常。金木恢复的比我预想的快很多,那也是我第一次意识到,金木可能比我想象中的更坚强。
“你到底怎么了?”金木被我笑得毛骨悚然。
“金木君真是个坚强的好孩子呢。”
“哈?”
看着他一脸“什么鬼”的表情,我把手放到他脸上,向两边拉,笑眯眯的道:“金木真的可爱呢。”
“你够了……”金木简直拿我没辙了。
“今天有什么打算没?”
“我和英一会要去趟咖啡厅。”
“大周末你们两个大男人去咖啡厅?”我挑了挑眉。
“呃……有点事情……”
将最后一口食物咽下,我说:“好吧,我也到点了,那我先走了。你慢慢吃。”说完我抓就起书包就冲了出去,嘴里的那股子泥巴味弄得我要吐了。
到了古董,我和店长打了个招呼,就跑到厕所吐了一场,等我换好制服出来,就看到了永近英良那头过分灿烂的金毛。
他正在哪里调戏董香,然后董香一脸羞涩的飞速跑开。
我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她,搞什么,你不是女汉子么,这么娇羞不符合你的形象呀。
或许是我的眼神太过直白,董香路过我的时候狠狠得瞪了我一眼,脸上写满了“敢乱说话你就完蛋了的表情”。
女人真可怕。我暗搓搓得想道。
英好像看见了我,拼命的冲我招手:“透,这里这里。”
摇了摇头,我走了过去:“干嘛?”
金木则是有些意外的看着我:“原来你在这里打工呀。”
我默默得翻了个白眼。
英突然把脸凑了过来,揽着我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为什么金木要来这么。”
“不知道。”我诚实的摇摇头。
英对着我手舞足蹈,“金木是来把妹呀把妹。而且他居然要和人家去书店约会。”
“英你不要乱说啊。”金木听到我们两个的对话,急忙冲过来阻止。
“你等一下,”我猜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扭曲,“你不是看上了这家店的女孩子了吧?”
金木有些脸红的点点头。
卧槽,你个破孩子还敢点头。我整个人都傻了,这家店可都是喰种呀宝宝。
英那个蛇精病还指着董香说:“是不是那个女孩子。”
金木摇了摇头。
不是就好,我松了一口气。也许是哪个常来古董的女孩子吧。
我身后的门响了,然后金木整个人脸红着僵在哪,我带着一丝好奇扭过头,结果却看到了神代利世那张脸。
我微微张了张嘴,感觉魂都要从嘴里钻出来了。
中奖了!我该夸奖金木眼光独到么,直接就挑到了最要命的那个。
在我僵硬的时候,英突然爆发出一阵狂笑:“金木,你俩不可能啦,我都已经看到你失恋的瞬间了。透,你说是不是?”
我觉得我现在除了僵笑已经做不出第二种表情了,我那是预见到金木失恋的瞬间,我已经预见到他被吃掉的瞬间了。
“金木呀,”我转过头,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上去让人信服,“这个女生吧,她不太适合你,咱们换一个吧,听话呀,乖。”
“不试试怎么知道。”
我怕你试了就没命再试第二次。我腹诽着。
“总之,金木你不可以随随便便就约人家女孩子出去知道么。”我一边说一边朝金木扬起一个大大的微笑,“如果我知道你约她出去的话,金木,你就完蛋了。”
“噗。”英在一旁笑道,“透你简直和他妈妈一样。”
我冷哼了一声来表达我对他的不屑一顾。
英还在哪里给金木的约会支招,我端着一杯咖啡走到了利世旁边:“利世小姐,你好。请问你还认识我么?”
神代利世托着下巴打量着我:“我记得你,你是第九区的那个小鬼吧,鲨鱼的儿子。”
“既然你记得我就好办了,”我抬起手指了指金木,“你是不是对那个黑头发的男孩子感兴趣。”
“是,他很美味。”神代利世一边看着金木一边不由自主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可是利世小姐,我记得你最近刚刚进食过吧?”
“可是好吃的东西谁会嫌多呢?”
“可是他是我朋友呢。”我笑眯眯得说,“所以请你记住,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暴食狂小姐,我就弄死你。”说完我也没管利世的反应,扭头就走。
我猜利世不太会把我的警告放在心上,毕竟在她眼里我是个人类。因为有一个在第九区威风八面的喰种养父才活下来的人类。毕竟,去过第九区的喰种都知道哪里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别碰一个叫做千叶透的人类。
可惜了,现在我也是一个喰种。
勾了勾嘴角,我脸上绽开一抹冷笑,S级的暴食狂又怎么样,老子还是第九区老大从小打到大的呢。只要她敢动金木一下敢动金木一下,我就弄死她。
第二天晚上我回到家,发现金木家黑漆漆的一片。
“金木,金木。”我拍了拍他家的门,没人应。
奇怪,我摸了摸下巴,金木这小子很少晚上出门的,而且最近东京那么乱。我皱了皱眉,不会是出事了吧。
我掏出手机,决定给金木打了个电话。
“喂,千叶?”
“金木你在哪,我看你不在家。”
“那个……那个我有一点事。”
喰种拥有良好的五感,透过电话我听到金木那边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上去还挺耳熟的,貌似是,神代利世。
我的眼神暗了暗:“金木,你是不是在和别人约会?和你昨天看上的那个大姐姐?”
“千,千叶,”金木的声音一下子就慌张了,“我,啊!”
金木那边瞬间发出的尖叫吓了我一跳。
“金木,金木。”我朝着电话另一边大喊,结果只剩下忙音。
出事了。我一瞬间便反应了过来,神代利世对金木动手了。
“操。”我一边心中大骂,一边翻开手机给永近打电话,“英,你知道金木今天去哪约会了么?”
“怎么了?”
“在哪?金木去哪约会了!”我几乎算得上是大吼。
英貌似是被我吓到了,迅速的报出了一个地址,我挂了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就往那边赶。
“大叔,麻烦您快一点。”催促着司机,我将布满冷汗的双手在裤腿上蹭了蹭,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我感觉,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慌成这样。
金木研,拜托你撑住了。

咳咳,我又回来了。真的没想到竟然有人催更这篇文,本来打算如果没人看的话就让它自己死掉来着(滚)……
因为最近暗搓搓准备搞个新文来着所以没太更新。最近我真的是啥都写不出来了啊苦恼(╥_╥)

对各位被我坑的小天使谢罪(跪下)
更新奉上,第一次写长篇啊,不喜轻喷,祝大家食用愉快。

最近照相越照越丑,就很不爽→_→

【狗崽】新年贺文,段子一发完。

“哈~”这是妖狐打出的第101个哈欠。
“小生好困啊!”妖狐坐在庭院的樱花树上无聊的蹬腿,“离子时到底还有多久啊!”
“很快了,再忍忍。”妖狐身边的大天狗张开翅膀,将任性的狐狸裹进怀里顺毛,“你不下去跟他们一起玩么?”
“我才不要,”妖狐扭了扭身体,摆出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大天狗怀里,折扇一挥,直指树下,“小生怕下去了就再也上不来了。”
曾经整洁的庭院现在堪称混乱。以前空荡荡的院子里现在摆满了桌子。吃完年夜饭的各路式神正凑在一起灌酒。
莹草挑了一个空桌子在跟人掰手腕,旁边围了一群人高呼“草爸爸万岁”,首无满院子乱跑,八成是头找不到了。山兔和孟婆两个人在院子里玩赛跑,弄得人仰马翻。源博雅刚刚趁乱抢了晴明的帽子就跑,晴明正举着扇子追着他打。
姑获鸟买了一身新衣服,穿了试给妖刀姬她们看。然后几个女孩子开始叽叽喳喳讨论起了护肤。
妖琴师坐在地上弹琴,小鹿男在一旁摇着手里拨浪鼓一样的东西美其名曰给他伴奏,气得妖琴师差点把琴砸在他头上。
茨木今天特地换了一身和服,也许是喝大了,现在整个人扒在酒吞身上cos树袋熊。一边喊着吾友啊一边在酒吞身上蹭来蹭去。
从妖狐这个角度看下去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茨木的胸膛,腰身和大腿。妖狐微微打起了点精神吹起了口哨。
酒吞一边忙着把茨木往下撕,一边朝树上大吼:“大天狗,管好你家哪只傻狐狸!”
妖狐一边回敬:“先看好你家那只白毛。”一边幸灾乐祸的看茨木蹭得更欢了。
最后,酒吞终于放弃了把茨木从自己身上撕下去这个行为,改为把人死死摁在怀里。然后一脸崩溃的大吼:“茨木你给本大爷老实点行不行,你的角戳得我要吐了!”
妖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大天狗大人,你知道么,小生是第一次跟那么多人一起过年呢。”
也许是来了精神,妖狐坐了起来,开始跟一旁的大天狗聊天。
“以前小生一直是一个人,每年过年也都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其实这还是小生第一次守岁呢。”
一道亮光突然窜上天空,伴着“碰——”的一声在空中炸裂。
子时到了。
仿佛是一个信号,千百朵烟花也跟着升上天空,划破夜空照亮了整个平安京,大街小巷也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爆竹声。
渐渐的,院子里的的喧闹声小了下去,直到完全安静。大家都抬起头看向空中的烟花。不知道是谁,弱弱的说了一句新年好。像是才反应过来,源博雅大声喊着晴明的名字让他赶紧滚出去放炮。院子里的式神们笑做一团,一边笑着一边对身旁最近的妖怪大喊着新年快乐。
莹草撤了桌子,直接坐在地上看烟花。首无依旧没有找到自己的头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孟婆和山兔两个人在互相拜年。晴明举着鞭炮不知道怎么点火,源博雅一边骂他蠢一边把鞭炮抢了过来,同时把抢来的帽子扣回了晴明头上。
姑获鸟妖刀姬她们找了个视线好的地方看烟花,然后约定明天要一起去逛新年祭典。
妖琴师停下了手里的琴,对小鹿男说:“你下次伴奏的话可以打在鼓点上么?”
茨木迷迷糊糊的被吵醒,揉了揉眼,随大流的对着酒吞说了一句“吾友,新年好”就又在酒吞怀里睡死过去。
“小生第一次觉得,过年也挺好的。”妖狐坐在树上晃着两条腿,转过头看着身旁的大妖,笑意盈盈,“大天狗大人,新年好啊。”
看着身旁的妖狐 ,大天狗突然想起了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妖狐也是这样笑吟吟的看着他:“大天狗大人你好,小生是妖狐。”
抬手将人抱到怀里:“狐狸,新年好。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难得的新年就不写刀子了,来一发杂粮饼。
这其实是我的一个脑洞,一大家子人一起热热闹闹过年什么的多幸福啊。所以,它就特别的短。
马上就要新的一年了呢,我还是依旧没有ssr呢(笑)
还有,祝各位看文的小天使新年快乐呢⸜(* ॑꒳ ॑* )⸝
以上,祝大家食用愉快,明年也请多多指教(´▽`)ノ♪

总觉得咖啡店这种地方很适合复习

【东京喰种】双极(一)(金木攻×原创受)耽美设定不喜误入

第一章
“今日发现又发现一具男尸,怀疑是喰种所为,请广大东京市民注意个人安全,不要在夜间独自外出……”听着新闻里的播报,我嗤笑一声,将手中的遥控器扔回沙发嘟囔道:“说得就跟你成群结队就不会被喰种盯上似的。”
“千叶,”身后有什么人对我发出了一声叹息,“劳驾把脚从茶几上放下来,要吃饭了。”
我依言将脚放下,帮身后的人接过菜放在茶几上,看着系着围裙的黑发少年,露齿一笑:“哎呀哎呀,金木君真是贤惠呢。”
站在我身后的是金木研,老子的同学邻居兼长期饭票……
对于我的饭票我是感激的,毕竟没他我早就饿死了……
金木研看着我无奈的叹了口气,皱着眉有些担忧的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最近东京还真是乱得可以。”
我含着满嘴的饭接道:“所以金木你要小心点。”然后坏笑道,“我今天住在这里怎么样,毕竟我一个回家那么危险。”
金木研抽了抽嘴角:“你就住在我对门好么。”
我撇了撇嘴,暗道了一句无情无义,一晚上都不让我睡(好像哪里不对),继续低头扒饭:“对了,金木,我明天就不来了。”
“我知道,你要去打工嘛。不过我真的有点奇怪,”金木研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到底是什么地方每个月只需要工作一个星期。”
“我是临时工嘛,只需要月底去就好了。”看了看表,我飞速的灌下手中的汤,“那么晚了,金木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睡别熬夜,临走给我一个晚安吻怎么样?”
回答我的是金木更加无奈的叹气:“你怎么那么多话,快走吧。”
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的恶趣味,最喜欢看他恨我恨得牙根痒却没办法的样子什么的。耸了耸肩,我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到时间了,我感觉身上格外的重,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
“哦呀,你是新邻居么。”刚打开门,我就看到对门站着一个女子,老旧的衬衫却很干净,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眼底有着淡淡的乌青,左手拎着一个菜篮子,右手牵着一个黑发的小男孩。
贫穷,操劳。这是我看到这对母子的第一印象。出于礼貌,我对他们点了点头。
那位女士冲我微笑:“我是住在对面的人,这是我儿子金木研,你叫什么?”
“我叫千叶透。”我微微点头,“金木阿姨好。”
“千叶进来坐坐吧,”那位金木阿姨一遍开门一遍回头对我说,“我烤了一些小饼干,你应该会喜欢。”
的确,我喜欢甜食。而且不得不说,这位阿姨的手艺简直棒极了。这是我手拿着饼干坐在金木家的沙发上发出的第二个感想。
我看了看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害羞的男孩,突然玩心大气,拍了拍手上的饼干渣,我猛地一伸手,戳了戳金木研的脸,金木受惊似得看着我“千,千叶君。”
看着他红透了的耳朵,我又伸手戳了戳:“哎呀,金木君好可爱呢。”
金木更害羞得往后面缩了缩。
金木的妈妈笑吟吟的看着我们,似乎很开心有人愿意和他儿子这么亲近,看着我们闹了一会,她问道:“千叶你貌似是一个人?”
“对呀。”我笑眯眯的收回了手,心情愉悦的看着金木被我蹂躏的通红脸,“我一个人住嘛。”
“可你那么小?”对面的金木阿姨似乎是被我的答案惊到了,“你的父母呢?”
我顿了顿,然后慢慢得摇了摇头。
金木的妈妈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悲伤的表情:“抱歉。”
“没关系。”我摆了摆手。我知道她误会了,我摇头并不是因为他们死了,而是,我不知道。自从我逃出来后,我就再也没接到过他们的消息,他们也没来找过我。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到底是生是死。
“那千叶就留在我家吃饭吧。”金木阿姨对我说,“你和阿研差不多大吧,同龄人可以多相处一下的,我看阿研蛮喜欢你的。”
“妈妈。”金木迅速底下头,满脸通红的小声嘟囔。
就这样,我开始了和金木母子的生活,金木是个温柔善良的孩子,我真的很喜欢他。后来我又认识了永近英良,不得不说,这小子蛮可怕的。一开始看见我就觉得我哪里不对劲,对我有着一丝戒备,经过几年的相处才放下怀疑,开始信任我。我简直要给他这种野兽般的直觉和敏锐跪了,好嫉妒,我也想要。
我就这样过了一年多。
有一天,我坐在家里看新闻,门突然响了,是金木。可这破孩子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简直是在砸门,还在外面大声的喊我的名字,我刚打开门,他就直接把我往他家里拖,一脸焦急得道:“千叶,千叶,我妈妈晕倒了,怎么办?”
我愣了一下,接着便冲了进去。我看到金木的妈妈倒在地上,双眼禁闭
“金木,”我大吼道,“快去叫救护车。”
我陪着金木一路冲到医院,看着他妈妈被推进急救室,看着金木焦急的在外边打转。
门开了,出来了一名医生,看着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事情要遭,果然,他对着金木说:“很抱歉,金木女士去世了。”
“不可能,”金木高声尖叫,那是我第一次听他叫得那么大声,“不可能,你骗人。”
“请节哀。”那名医生看着金木,脸上充满了悲悯。
我试图去拉金木,却被他挣开,我看着他疯了一般冲到他母亲的遗体前,疯狂的大喊,却无人回应,慢慢地,他跪坐在地上,眼泪决堤一般往下流,随即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号。
猛得一下,我睁开了眼睛,耳边似乎还惨留着金木的哭叫。
做梦了么。我缓身坐起,盯着窗外微微发白的天空出神,梦到了好久以前的事呢,这算是噩梦吧。
胃部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喉间也燃起了一股熟悉的烧灼感,我知道,时间到了。
叹了口气,我走到厨房,给自己煮了一壶咖啡。然后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盒子,轻轻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块肉脯,屋子里瞬间弥漫开一丝若有如无的腥甜。我将它放进嘴里,安静的咀嚼。其实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冷藏过的肉,我更喜欢新鲜一些的,可是拖暴食狂的福,因为这位老兄最近的高调行事,白鸽这几天的搜查密集的令人发指。果然,有暴食狂在的地方就没好事。恶狠狠的嚼着嘴里的肉我愤愤的想。
金木在外面敲门喊我去吃早饭,我一边应着,一遍将嘴里的肉飞速咽下。接着赶紧收拾好了厨房,开窗通风,然后刷牙漱口,保证嘴里没有任何血腥的味道这才走出去。
我平常不太敢让金木来我家,因为简直不能想象他从我的冰箱里发现一袋手指头是什么表情。那画面简直太美。
毕竟,我有一个秘密瞒着他。
我是个喰种。准确的说,每个月月末的七天,我会变成一个喰种。简直就和大姨妈似的,神烦。

这是个长篇,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准备写大长篇啊,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银土】超短段子,就是一个脑洞而已


私设除夕夜

“啊啊啊,真是的,”银时一个人坐在台阶上,“新八和姐姐回去过年了,神乐吃饱了去睡了,这种时候最适合吃巴菲配上草莓牛奶了。”
咔哒,身后传来门开的声音,坂田银时感到一个充满寒气的身影渐渐靠近。
“喂,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
“哦呀,”坂田银时回头,“是多串君呀。”话还没说完,手里就被塞进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纸袋子。
“啊咧,大福饼么。”银时笑了笑,“多串君难道那么体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骤然回升的温度,土方的脸有一点红:“冷死了,你这里有暖炉没?”
银时也一点点挪到了桌边,把脚塞在了桌子下,两双冰冷的脚碰到了一起,却莫名的有些暖。
也许是因为暖炉,银时觉得周围渐渐热了起来 胸口有一种莫名的酥痒。
一双手开始在土方的后背上游走。
“你等等,”土方十四郎难道有些犹豫,“你不会是要在这里……”
“屋子里神乐在睡觉。”
衣服一件件被剥下,室内的温度升的更高了。
“嘭——”夜空中,一朵烟花炸开,绚丽夺目。两个正在忙碌的人同时抬头看去,恍惚间,土方十四郎听见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土方君,新年快乐……”


刹车!感觉自己再不刹这辆车就刹不住了,会爆胎的。所以我不是故意卡肉的【捂脸跑走】
最近复习到发际线变成维克托(够了!),等我考完试应该会把这辆车开起来吧,毕竟最近打算开个银土的肉文系列什么的(笑)

【狗崽】短篇一发完结。玻璃碴慎点

妖狐缓缓睁开了眼。身上一阵阵的抽疼,眼前是一片绵绵的黑暗。不信邪的妖狐眨了眨眼,眼前的黑暗依旧没有被驱散,仿佛认命般叹了口气。
“晴明大人,小生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东西了。”
这是妖狐醒来对晴明说的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则是:“大天狗跑哪去了?”
晴明站在一侧,看着莹草一点点将纱布缠在妖狐脸上,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大天狗出门了,要过几天才回来,你好好养伤。”
是的,妖狐受伤了。据妖狐自己说是在打八岐大蛇时被毒液喷伤了眼睛。莹草跟他说过,也许他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了。不过妖狐倒是不在意。毕竟他是个妖怪。认人识妖什么的靠气味和妖力就好,视力这东西简直可有可无。
“不过倒是有一点是真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妖狐对面的源博雅有些好奇。
“真是的,以后小生就看不到美丽的少女了啊!”妖狐一边感叹一边摸索着起身。到底是因为眼睛不便,站起来时猜到了自己和服的下摆,一下子就往前栽去。
源博雅伸手就要去扶,却有人比他快了一步。一双手卡在妖狐是腰侧将人及时抱住。
“小心点。”手的主人这样说道。
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妖力,妖狐的嘴角缓缓勾起:“回来了,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嗯了一声算是作为回答。接着蹲了下去,将妖狐打横抱起,向两人平日居住的庭院走去:“受了伤就好好休息休息。”
妖狐不服气的在大天狗怀里扭来扭去:“小生不要在躺着了,这几天骨头都要生锈了。”
妖狐最近有点苦恼。大天狗黏他简直黏得让人发指。几从大天狗回来那天起就没离开过妖狐半步。不再帮晴明出去除妖了,甚至连爱宕山也不回了。
“晴明也不管管你,”妖狐气的直拍桌子,“就那么任由你消极怠工?”
“晴明给我放假了让我陪你。”
“就他事多!”妖狐虽然嘴上说着,但嘴角却高高上扬,手指一滑,指向大天狗,“背我出去,我要出去透风。”
妖狐是个命好的妖怪。刚来晴明这里时这个寮里还没什么强力式神。一家老小全要指着这个二突子过活。那时候晴明简直把妖狐宠上了天,要星星不给月亮。后来,来了个大天狗。大家都以为妖狐的好日子到头了,谁知道这个冷面的大妖不知怎的竟然和那个二突子看对了眼,对妖狐的宠溺简直比当年的晴明还过分。寮里的一干妖怪天天喊着被一对死基佬闪了眼。每当这是,妖狐总会呲起一口小白牙,叫嚣道:“不服来打小生啊。”
想想妖狐偶尔可以甩上两位数的狂刃,再看看人家身后站在的一个大天狗牌滚筒洗衣机,吃瓜群众表示,您继续,您开心就好。
也许是因为眼睛疼的缘故。妖狐最近开始睡不好了,半夜总是会惊醒,到处找大天狗。直到被身后的大妖拥入怀中,感受着熟悉的妖力,妖狐才能平稳入睡。
这一晚,妖狐梦到了黑夜山。
平常安稳的黑夜山今晚却格外的骚乱,山路两旁洒落着一滩滩的血迹。因妖力暴动而爆体身亡的小妖,或因畏惧而放声尖叫的人类。妖狐看着梦境中的自己,手持折扇,对着一切视若无睹,踏着山路上黏腻的鲜血,一步步走上山顶。
黑夜山顶,供奉着大天狗的神社之前,晴明和源博雅与大天狗遥遥相对。大天狗身后是阴界之门,无数的恶鬼从里面挣脱出来奔向山下。夹杂着阴界气息的风刃席卷而来,妖狐展开折扇费力的抵挡,却到底是被割伤了眼睛。汩汩的鲜血从指缝间流淌下来。
“呦,大天狗大人。”妖狐开口了,声音是让他自己都嫌弃皱眉的沙哑。
看到来人脸上的鲜血,大天狗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急忙停下手中的风刃责问道:“你来干嘛!我不是让你在家等我么!”
“闹那么大小生怎么可能不来。”妖狐叹了口气。萦绕在大天狗身上的黑气,赤红的双瞳。这是走火入魔了啊。
“为什么?”妖狐听见自己问道。
“为了大义。”大天狗回到。
妖族的残骸,人类的断肢。只用了一眼妖狐就判断出了原因。因为贪婪,人类对妖怪的赶尽杀绝惹恼了大妖。因为对绝对正义的支持,大妖终是走火入魔。
“收手吧,大天狗。”妖狐劝道。
“我拒绝。”
“你真的不准备回头么?”
“对,我要重塑这个世界。”
“好。”妖狐看到自己笑了。然后一个飞扑扑向大天狗怀里,大天狗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接住他。折扇一扬,一连串的风刃就这样穿透了大天狗的身体。
“为什么不躲。”妖狐第一次感到鲜血的温度是那么烫手。
“既然是你来动手的话,我不想躲。”
妖狐抱住靠在他怀里的大天狗。造下杀孽的大天狗必然造到天谴,走火入魔的大天狗也必然堕入妖邪。按照你这高傲的性格肯定是不愿吧。妖狐笑了起来,那就让小生来吧。
仔细的擦去大妖脸上的血污,妖狐缓缓开口:“我在此向各路神明起誓,以我一感为代价,换取大天狗一个魂魄保全投胎转世的机会。”
阴界之门缓缓关闭,大天狗的身影也渐渐消失不见。妖狐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这是誓言在生效。
投胎转世,从头再来,下一世,望君安好。
“妖狐!”
“妖狐!”
“妖狐你醒醒!”
“大天狗你吵什么!”妖狐怒气冲冲的坐了起来。
“我看你哭了。”微凉的指尖在妖狐脸上划过,缓缓挪动,擦去妖狐脸上的泪滴,甚至因为力气太大戳痛了妖狐,“怎么了,做噩梦了么?”
“是啊,做了个噩梦,梦到你脑子发疯去找死,然后你就真的死了。”也许是心情不好,妖狐说话也是气冲冲的。
大天狗正准备说些什么,源博雅却推开院子的门走了进来,拉住大天狗就往外走。
“妖狐,你家大天狗借我用用,最近出了个作妖作的厉害的妖怪,没你家狗子我们搞不定。”
妖狐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让源博雅带着大天狗赶紧滚自己准备再补一觉。
出了院门,源博雅松开了拉住大天狗的手,看着身边已经僵硬到不能灵活活动,需要晴明修补的傀儡,喃喃道:“那可不是梦啊……”
门内,妖狐跪坐在地上,眼前的绷带渐渐濡湿,像是回应源博雅一般道:“小生知道,那怎么可能是个梦啊……”
————————————————————————————END

也许有妹子没看懂,我来解释一下。
这篇文大体就是崽做的那个梦是真实发生的事,也是全文的背景。崽子醒来是一切的开始。开始崽子醒来的时候的确是把这段事暂时忘了,因为太伤心什么的不愿意想起来。晴明他们为了不让崽子伤心,就装作这件事真的没发生,然后做了一个傀儡假狗子来骗崽。可是后来崽自己又想起来了,但是他又不愿意说破,宁肯让晴明他们做一个假傀儡来陪自己。
以上。祝大家食用愉快。

【楚路】一个无标题段子

1.楚子航和路明非在毕业后成了固定小组,被卡塞尔的学弟学妹们成为“卡塞尔级别最高屠龙夫夫组合”。
2.在中国执行完任务后路明非回了趟婶婶家,他想象中的婶婶一家把他扔出去外加冷嘲热讽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因为他家门口站着个拿着把村雨的楚子航。
3.在路明非喝多了抱着自己撒酒疯时,芬狗看着对面的楚子航再一次感叹混血种真神奇,他第一次看见人的眼睛可以亮得和酒精喷灯似的。
4.楚子航硬是生生赶在凯撒婚礼之前迎娶衰仔(并不),成为了有家室的男人(大雾)。
5.路明非无疑是神奇的,他以学生会狗腿子的这一身份成为了狮心会高层。
6.对于尝尝和自己儿子一起回家探亲的呆萌儿媳,楚妈妈表示简直不能更满意。
7.楚子航觉得自己的老妈子心完全被路明非挖掘出来了。
8.路明非表示,他每天晚上失眠的时候总会数师兄的睫毛。
9.住在楚路隔壁的邻居表示,这两个人天天闪瞎眼,日日表演花式虐狗,他要给动物保护协会打电话了。
10.路明非的高中文学社的同学表示差异,为什么年年文学社聚会楚子航总会到场。


感觉自己好久没更新过啦。久违的楚路段子了。最近有点忙,排练啦,结课作业之类的,狗崽文也被我拖了,这几天应该会固定更新楚路吧,准备写点欢脱的东西调剂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