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墙头众多,爬墙快准狠,最近主吃还可能会产粮的,大概会产吧,我不忙的话……

亡命之徒(一)

架空设定,涉及的各种专业知识全是我瞎编的,请勿考究。
警官楚×罪犯路,涉及犯罪描写,粗鄙之语(并不是),雷者绕路。
楚路爱情向,泽非亲情向。


Chapter1
在坎坷不平的土路上,一辆军用卡车从远方缓缓驶来。
车上坐着几个荷枪实弹的狱警,每个人手里的枪都抵在身旁被拷的死死的几名囚犯身上。
车轮碾过一块凸起的石头,整个车身狠狠的颠簸了一下,一个囚犯大概是被颠的不舒服,扭动了一下身子,身边的狱警威胁似的将枪口往他腰间顶了顶。
“老实点!”狱警粗声的呵斥。
“别那么紧张嘛,”囚犯咧嘴笑着,然后大声朝坐在最前面的狱警喊到:“报告长官!我想撒尿!”
坐在最前面的狱警终于回过头,颇为嫌弃的看了囚犯一眼:“憋着,或者你可以选择尿在你的裤裆里。”
“妈的,”囚犯啐了一口,“什么东西啊。”
其余几个囚犯因为狱警的话哄笑起来,因此愈发显得最角落的哪个安静的少年格格不如。
狱警皱着眉看着缩在最角落的哪个少年,黑发黑眼,典型的东方人长相。也许是因为过长的刘海有些扎眼,男孩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就靠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窗外风景。也许是察觉到了狱警的视线,少年转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领头的狱警一眼,不知所措的笑了一下便飞速低下头。
领头狱警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这他妈是个什么品种的罪犯?要不是知道程序绝不可能出错,他甚至要怀疑他们是不是领错了人。他真的想象不到这个看上去安静清秀的东方少年到底犯了什么罪,要被跟一群穷凶极恶的罪人一起被转狱到臭名昭著的卡塞尔监狱。
夜晚终于在沉默中降临,黑暗中的前行的卡车打开了车灯,一个转弯瞬间路灯照亮了前方的路牌,车子的速度开始放缓,最终慢慢停到了一个巨大的建筑物门前。
狱警缓缓舒了一口,打开了车门。
“欢迎来到卡塞尔监狱,渣滓们。”
狱警们领着各自负责的囚犯依次进入监狱,有的低着头,有的嘴里在小声咒骂,但无一例外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焦躁跟绝望。
能进入卡塞尔的无一不是重刑犯,他们大多数都是要在监狱度过下半辈子的人。但更加让人生畏的,是卡塞尔监狱的死亡率,这里基本上每周都会有一两具尸体被运出来。在这个不适用死刑的地区,一群终身监禁的恶徒是不会在乎自己再背上几条罪名的。
也许过不了几天哪个少年就会被裹上裹尸袋被拉出来吧,狱警这样想到。
也许是出于可怜,他转过头准备看这个少年最后一眼。
狱警突然发现,他竟然从这个少年身上感觉不到绝望。
黑头发的少年站在监狱门口,黑色的眸子映着黑色的天空,他慢慢的走进那扇微微打开的铁门,态度平静的仿佛是在散步。
也许是有所感应,男孩转过了头,看着一脸震惊的盯着他的狱警,给了他一个堪称友好的微笑。
狱警瞬间后退了一步,无端的有些发冷。这个少年,好像跟刚刚在车上的时候不太一样了。
肮脏的浴室里,每个新人囚犯浑身赤裸的排成一排,高压水枪打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不少囚犯双手撑墙以保证自己不会被冲击力极强的水柱掀翻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整个人被冻到麻木的时候,轰鸣作响的水枪终于停了下来。
水珠顺着赤裸的肉体宛然而下,新人们被狱警用警棍驱赶着走出浴室。
浴室外,走廊里的灯泛着惨败的灯光,两边监牢的囚犯们随着浴室的门打开爆发出刺耳的尖叫,而当哪个黑发少年走出来时,尖叫瞬间达到了顶峰。来自各个地区的下流词汇倾泻在每个人身上,不怀好意的目光仿佛口香糖一样粘在身上,恶心又粘黏。
最前方的狱警挨个确认着囚犯的身份,发放属于他们的编号牌与囚服。
“路明非!”
“到。”
队伍最末端的黑发男孩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挪了过去。
这幅软弱的样子让两边走廊的恶徒们发出了恶意的大笑,每个人都把眼睛黏在他的身上,仿佛在打量他的那一块肉最为可口,那一根骨头最方便下口一般。
几个狱警不耐烦的掏出警棍,在牢房护栏上狠砸了两下,有几个倒霉的囚犯离的比较近,脸上瞬间多了一道血印子。他们愤怒的叫嚷着,在狱警“安静点”的咆哮与挥舞的警棍下不甘的闭上嘴。
点名的狱警可能也是第一次见到路明非这种类型的人出现在卡塞尔,他甚至又问了一遍:“你是路明非?”
路明非点了点头:“对,是我。”
点名的狱警小声嘟囔了一声便开始了规定的确认程序。可是越念他的声调便扬的越高
“路明非,国籍中国,编号7173,一级谋杀,终身监禁,危险等级S级,分配区域D区?”
短短的一句话,效果却比狱警的咆哮跟警棍效果还好。整个走廊像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刚刚还高声喧嚷的囚犯们全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瞪大了看着穿上新囚服的少年。
路明非却没在意这些,他接过狱警手里的编号牌,小心的别再自己的左胸口上,还不忘了小声说声谢谢。
说实话,刚刚在浴室冲洗的水实在是太冷了,他到现在还冷的要命。朝手心哈了口气,路明非搓了搓手道:“长官,我接下来要去哪?”
点名的狱警像是没反应过来,路明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试图唤回他的注意力。狱警并没有在意路明非的冒犯,虽然换一个囚犯可能早就被他折断了手,可是路明非的危险级别评定跟D区的分区是真的吓到他了,不自觉的,他连语气都放缓了:“你等一下,我喊人带你过去。”
说完他一推身旁的警卫,示意他赶紧带路明非走。被退出来的狱警不情不愿的走了过来,让路明非跟着自己走。
点名的狱警目送着路明非远去的背影,暗骂道这他妈又是来了个什么小怪物。
【他好像在怕我。】
【为什么呢?】
【是因为哪个莫名其妙的S级还是因为被分到了D区?】
狱警带着路明非走出了这栋低矮的白色楼房,穿过中庭,带着他走向监狱最角落的一栋城堡外形的建筑。
那栋城堡大概是这个监狱最高的建筑物了。路明非有点不明所以:“狱警先生,我们这是去哪?”
“带你去D区,”也许是因为恐惧,狱警并没有忽视他的问题反而异常耐心,“那栋城堡是D区的领域,具体的规则会有D区的负责人跟你说。”
“那S级是什么?”
狱警可能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道:“这个也得到了D区会有人回答你。”
“所以D区是个什么地方?”
狱警沉默一下,没有回答他,而是快步走到城堡门口摁响了门铃,在开门的瞬间对路明非说道:“是这个监狱最特别的地方。”
开门的是一个老人,狱警站直敬了个礼:“昂热典狱长,这是D区的新人,我给您带到了。”
昂热点了点头,狱警如获大赦,转身就走。
“进来吧,我的孩子。”昂热笑道。
路明非眨了眨眼,似乎不明白这个典狱长在搞什么,竟然对着囚犯叫他的孩子。
昂热并不在意路明非的反应,只是领着他往里面走。城堡内的布局与其说像个监狱更不如说像个正常的家。
一楼摆着沙发跟茶几,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女生有着一头红头发穿着囚服,对面的男生则穿着警服,两个人正在下棋。
看着昂热带人进来了,两个人抬起了头。
“新人?”穿着制服的男人抬起了头,看着昂热问道。
昂热点点头,超路明非介绍道:“这个人叫凯撒加图索,是D区的负责人,平时你有什么事可以找他。”
我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某种大佬了么?路明非看着沙发上的红发女生站在昂热身后胡思乱想。
坐在沙发上的女生似乎是注意到了路明非惊讶的眼神,笑着打了招呼:“我叫陈墨瞳,他们都叫我诺诺,跟你一样是这里的囚犯。也是凯撒的未婚妻。”
未婚妻?
“卡塞尔不是男监么?”路明非脱口而出。
“是男监。”昂热摁住路明非的肩膀示意他冷静,“D区比较特殊你要习惯。”
路明非不知道是惊讶男监会有女囚犯还是该惊讶囚犯竟然是狱头的未婚妻。
带着一脸世界观被重组的表情,路名单被昂热领上了三楼。
“一楼平时是你们活动的地方,各种娱乐设备都在一楼呢,二楼是我跟凯撒住的地方,三楼往上就是你们的牢房,不过D区也没什么人所以你们基本上是两人一间,说是牢房其实建的更像个宿舍。在这栋楼里你们是完全自由的,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人会约束你们,除了离开这栋楼你们想干什么都可以。”昂热一边走一边给路明非介绍情况,“好了,310,到地方了,以后你就住在这里了,这个时间你的舍友应该没睡,具体的情况规则你可以问他。”
昂热敲了敲310的门,里面的人问了一句谁啊。
“我是昂热,开门,我给你带了新室友。”
昂热话音刚落,310的门瞬间被打开,一个男人盯着一头乱糟糟的金毛探出了头:“新舍友?”
“就是这个。”昂热一把把身后的路明非塞进来屋子,“好好相处。”
“知道了,典狱长慢走!”金毛目送着昂热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后转身关门。对还坐在床上搞不清状况的路明非介绍道:“呦,你好,我是芬格尔,欢迎来到卡塞尔。”



日常瞎bb:
又一个新坑,不过这个我有存稿,所以小场面大家别方。
觉得明妃性格哪里怪怪的朋友们你们的感觉是对的,这是我的一个设定,估计下一章你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大家以后一定要注意【】『』这两个对话框,具体是干啥的下章也会说,现在告诉你们就不好玩了。
下一章小魔鬼出场(大概吧),楚子航出场。
这篇文不会虐,保证HE,至于过程,我会尽量控制住我的后妈之魂不搞事,所以都别怕。
也没啥了,求评论,评论其实挺让我开心的【眼神暗示】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