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墙头众多,爬墙快准狠,最近主吃还可能会产粮的,大概会产吧,我不忙的话……

亡命之徒(三)【您的好友路鸣泽上线】

亡命之徒
架空设定,涉及的各种专业知识全是我瞎编的,请勿考究。
警官楚×罪犯路,涉及犯罪描写,粗鄙之语(并不是),雷者绕路。
OCC!OCC!高亮注意!
标题都是瞎起的别信。

Chapter3
那是一个大雪天。
短短一上午,雪便积了厚厚的一层。十七八的少年们还都是爱闹的年纪。在教室憋了一上午的少男少女们趁着午休的时间在操场上疯做一团。
对于这种集体活动,路明非向来是从不参与的,当然,也没人会邀请他去参与就是了。这也就导致,当路明非吸着刚从食堂买来的热豆浆,走在回教室的路上被一个雪球砸在脸上着实懵了一下。
“呦,堂兄。”拿着雪球的人站在不远处看着路明非一脸坏笑。
“路鸣泽?”
来人并不是让路明非那么奇怪,要说整个学校谁会在意他那也只有一个——路鸣泽,他叔叔的儿子,也就是他血缘关系上的堂弟。
当然,这种在意他也不是很想要就是了。路明非趴在雪地上,在路鸣泽与路鸣泽带来的那两个刚刚把他扑进雪里的跟班远去的大笑声里无声叹气。
在地上趴了有一会,路明非终于是不情不愿的把手从袖子里伸了出来。双手着地的一瞬间冰凉的积雪还是冻得他直撮牙花。
刚刚那下的确摔的他有点狠,地上还结了一层冰,路明非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又是脚下一滑重新跌坐回去。一个屁股蹲摔得他龇牙咧嘴。
坐地上缓了好一会,路明非才爬起来,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上课了,路明非再次重重叹了口气。捡起掉在地上的豆浆杯扔进垃圾桶里,一瘸一拐的朝教室走去。
『哥哥,我不喜欢他。』
【我也不喜欢他。】
这节课是英语,课程的内容实在无聊,路明非索性缩在有暖气的墙角跟路鸣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以为你挺喜欢他的』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路明非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天天对我恶作剧的小胖子。】
『因为他跟我一个名字啊,』路鸣泽颇有几分理直气壮的意思,『你对他那么容忍不就是看在我们同名上么。』
路明非诡异的沉默了。不得不承认他对哪个路鸣泽容忍度那么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名字。
不过就那么承认我岂不是很没面子?路明非暗道。
【路鸣泽你快别自恋了,你比他还小几岁谁跟谁重名还真不一定呢。】路明非唾弃道,【不知道是谁第一次听到人家的名字差点想杀人呢。】
『现在也想啊。』路鸣泽无所谓的回答,『他有什么资格在你面前说他是路鸣泽?』
『哥哥你知道嘛,每次看见他顶着这个名字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我都想杀了他。』
【好了好了,这个问题我们就此打住】
路明非终于是受不了路鸣泽用这种平静的语气说出来这种吓人的话。
【他就是个孩子。路鸣泽你收敛点,别给我找麻烦。】
毕竟刚刚被摁在了雪堆里,路明非甩了甩依旧湿润的头发,靠着暖气打了个大大的哈气。
【路鸣泽我头有点疼,我先睡一会,帮我盯着点老师,不许搞幺蛾子听见没?】
『知道了……』
兴许是暖气旁边实在太暖和了,又或者是老师念英语的声音太催眠,路明非的意识渐渐模糊,连路鸣泽在说什么的听不清了。只有耳边回荡着一声比一声响的喊话。
“路明非!路明非!路—明—非!起床……卧槽!”
路明非本来就睡的迷迷糊糊的,半梦半醒间听见一个声音催命一样叫着自己的名字。路明非挣半睁开眼,却感觉自己身上坐了一个人,这个人正扬起手照着自己打下来。
下意识的,路明非伸手就捉住了马上要落下的这只手,顺势一拧把坐在身上的人整个拉下来。使了个巧劲,路明非翻身而起把身上的人掀翻到身下,就势把他的手按在头顶,另一只手搭在了身下的人的喉头。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清醒过来的路明非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的人,不由惊呼了一声
“芬格尔?”
“路明非!”被人掐着脖子的芬格尔气急败坏,“你发什么疯!”
在去食堂的路上路明非一直不停的给芬格尔道歉
“对不起师兄,我不知道是你,我刚刚没睡醒我不是故意的。”
“呵,”芬格尔气到冷笑,“路明非我就是去喊你起床去食堂,结果你差点拧断我一条胳膊!”
“我看你抬手要打我,我下意识就……”
“那还不是你睡的太死了!”芬格尔怒吼道,“我进屋的时候你把自己整个人蒙在被子里,我喊你你还没反应,我只能把你从被子里拖出来,这刚准备叹叹你鼻息看看还活着么结果你反手就给我摁那了!”
“我这不是做梦了么……”
“你看看,都青了!”芬格尔挽起袖子,白皙的手腕上一块乌青看着有点吓人,“路明非你属牛的么你手劲那么大!”
“对,对不起……”
也许是感受到了一道不善的目光,刚刚还低眉顺眼一副狗腿样给芬格尔道歉的路明非突然站住了,顺着视线看过去,路明非在食堂门口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
芬格尔毫无所觉,抬腿接着往前走,却被路明非扯在原地,他顺着路明非的视线看向门口那个眼神不善的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怎么着,你认识?”
“有点过节。”
“前段时间性骚扰你被抓去关禁闭的哪个?”
像是被性骚扰这个词镇住了,路明非一时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
“你打得过么?”芬格尔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问。
“不好说啊,”路明非一脸纯良相看着芬格尔,“你看我像是能打的人么?”
你不能打差点拧断我一条胳膊?芬格尔用眼神控诉他。
“我打不过还有别人呢,”路明非倒是看得看,率先拉着芬格尔往食堂走,“别担心了,总归不会有事,快走吧我要饿死了。我今天的肉给你了算是赔罪了。”
也许这个监狱的人仇视D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路明非看着在痛快啃肘子的芬格尔暗道。
食堂专门有一个区域是开给D区的,料理精美堪比酒店。刚刚路明非进来路过隔壁看了一眼,隔壁区的晚餐今天是通心粉。路明非发誓他亲眼看到厨师手上的鼻涕都没擦干净就去抓通心粉往锅里放。放在旁边装肉酱的铁桶上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油垢,路明非甚至眼尖的在里面看到了好几只死苍蝇。
感谢上天,我被分进了D区。路明非面无表情的把自己盘子里的鸡腿扔进芬格尔碗里。讲道理,作为一个中国人他一直不太习惯美国这种以肉为主食的习惯。
今天的餐后水果是菠萝,路明非给自己跟芬格尔端了一大盘子回来。
路明非拿自己刚刚吃肘子的叉子叉菠萝吃,坐在他对面的芬格尔啧一直在对他扎眼。
“你眼睛抽筋了么……”路明非不解的问。
“不是,”芬格尔急急忙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被鸡肉噎的直抻脖子,“你后面!”
我后面?
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后就投下一片阴影,刚叼着叉子转过头,下一秒盘子就被人掀了。
我的菠萝!路明非无声呐喊,我才吃了两口!
盘子落地破碎的声音足够清脆,整个食堂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少犯人开始靠近两个区域的交界处看向被围在中间的几个人。
人群中间,路明非站在最前面与来人对视,芬格尔带着几个人站在路明非后面。那是同样在D区用餐的几个人,看到路明非被人找麻烦自发的围了过来。
“呦,过的不赖啊。”来找麻烦的人很眼熟,就是哪个上次来堵路明非却被楚子航扔进禁闭的那位——奎迪。奎迪推了路明非一把,力气大到让路明非直接跌坐在地上接着照着路明非的脸就是一拳。芬格尔想上去,却被喊住。
“芬格尔,这事你别插手我也不想得罪你。”奎迪狞笑道,“咱们这规矩你也清楚吧,平常的打斗是没人管的,芬格尔你这种人自己能找到打手是你自己的本事。”
要说卡塞尔,普通囚犯不想惹的人芬格尔算一个。C区的贸易买卖基本上算是他一手建立起来的。无论是物品还是情报,只要不是枪支弹药跟杀伤性武器,哪怕是毒品,只要你出的起价,就没有芬格尔弄不到的。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把这些玩意弄进卡塞尔的,也没人知道他是怎么维持住狱警跟犯人之间的平衡让他们遵守秩序。也不是没人想取而代之,可是动过歪脑筋的人全都不明不白的死在了牢房里。总而言之,想在卡塞尔过的舒坦,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得乖乖守芬格尔的规矩。
没人愿意得罪这个监狱最大的商人。奎迪也不例外。
“芬格尔,他跟你不一样,废物没资格留在D区。”奎迪指着坐在地上的路明非道。
“他说的对,”D区跟来几个人拉住了芬格尔,“芬格尔,D区不留废物,他不能证明他自己也迟早要被D区赶出去,找麻烦的人也不会断。你帮了他第一次能帮他第二次么?”
是了,芬格尔搓了一把脸。这件事麻烦就麻烦在路明非是个D区的人。卡塞尔监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如果你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解决一个D区的人,那么你就能获得晋升D区的资格。
芬格尔皱着眉站在原地。凭路明非今天差点拧断他一条胳膊的力气,他知道路明非还是有一定格斗技巧的。换成别人芬格尔也不会那么担心。可是路明非遇上的偏偏是奎迪,这个可以徒手捏碎人骨的虐杀犯。在芬格尔看来,只要被抓住,路明非就是个被掐死的命。
芬格尔在一边急的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但是路明非却是满不在乎朝芬格尔挥了挥手,示意他稍安勿躁。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双手后撑抬起了头。
“我还以为你不会蠢到在这找我麻烦。”
“这次可没人救你了小子,”像是已经预测到了路明非的悲惨下场,奎迪兴奋的捏了捏手指,发出咔咔的响声,“你上次让我吃了那么大的苦头,我要好好给你个教训。”
“我要一点点碾碎你的指骨,接着折断你的四肢,让你只能像条狗一样爬在我的脚底凄惨的求饶。”
“我会让你发出美妙的惨叫,最后在你痛哭流涕的哀嚎里拧断你的脖子,”奎迪兴奋的笑道,“很棒的死法是不是!”
“听上去是挺棒的……”路明非喃喃低语,声音小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奎迪自然是没有听到路明非在说什么,不然他绝对会感觉到面前的少年有哪里不一样。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在路明非身上施加哪些让他兴奋的血腥场面。
“你还有什么遗言么小鬼?我先说好,你哪怕现在跪着跟我求饶我也不会原谅你,你只能……”
奎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面的少年打断了,路明非掌心向下,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意外的止住了奎迪的喋喋不休。
“我没什么要说的,”路明非的神色诡异的平静,甚至是略微有点无奈,“不过有个人有话想跟你说,他脾气不太好你一会担待点。”
奎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掀翻在地。
周围的人发出了惊呼,没有人能想到这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东方少年能一脚踹翻奎迪这个身高两米的大汉。接着便是差点掀翻房顶的欢呼。
奎迪翻身怕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冲向少年,路明非也不躲,就站在原地,等奎迪的拳头都要扫到他的脸了才抬起手抓住奎迪的手腕咔嚓一拧。
奎迪的手腕传来一阵剧痛,这让他的脸都有些扭曲了,但是路明非却没有停手了。趁着奎因因为疼痛行动迟缓的时候,他照着奎迪的膝盖就是一脚,骨骼断裂的脆响在喧哗的大厅根本没有被人注意,奎迪因为剧痛眼前一黑直接跪在了地上。路明非抬手便抓住了奎迪的头发,拉着他的头狠狠的撞在了桌子上。
奎迪挣扎着抬头看向抓着他头发的少年,鲜血顺着额头蜿蜒而下,模糊了双眼的视线,透过血色,少年的面目莫名有些狰狞。
奎迪嘴唇蠕动,像是在说自己认输。
路明非却没给他说出来的机会。他抓着奎迪的头又是狠狠一撞。
奎迪被这一下撞的眼冒金星。接着,少年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却不再是他们所熟悉的那种偏向少年与成年之间略带沙哑的青涩声线,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少年变声器前,十二三岁的少年声线,更加的清亮悦耳。
他听到那个声音说:“你刚刚说要拧断谁的骨头?”
这下连芬格尔的脸色都变了。再看不出来路明非不对劲他就可以去医务室看看脑子了。
“路明非”冷笑了一声,放开了抓着奎迪的手,从地上捡起了刚刚吃菠萝的叉子抽了张纸一点点擦干净。
奎迪双手撑上桌子,试图爬起来,“路明非”撇了他一眼反手就把叉子叉进了奎迪手里。
奎迪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呼,一只手被牢牢钉死在桌子上让他又不能真正的瘫软下去。“路明非”侧身坐在桌子边上,一只手抓着奎迪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看向自己,另一只手虚虚的握住叉柄。
“你知道吗,其实几天前你带人去堵路明非的时候我就想杀了你了。”
“你当时哪个眼神真的让我很不痛快,”伴随着话语,少年一点点握紧手中的叉柄,接着狠狠的旋转叉子,“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我哥哥说那种话?”
等凯撒接到芬格尔的通风报信,带着来谈事的楚子航感到餐厅时奎迪已经不知死活的瘫软在地上了。
坐在桌子上的少年双腿一晃一晃的,手里拿着那把刚刚从奎迪手里拔出来的叉子。他的脸上带着点血迹,抬头看着天花板两眼微微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路明非?”楚子航试探性开口道。
像是被这一声唤回了神智,“路明非”转过头,朝着楚子航露出了一个绝对不会出现在路明非脸上的灿烂微笑。
“你们好,自我介绍一下,初次见面,我是路鸣泽,路明非的弟弟。”




瞎bb时间:
这周就更了一章,是我太懒了1551
小魔鬼出来了,我感觉我的设定挺明显的了。
在我的文里路鸣泽是作为路明非的第二人格存在的。路明非是个双重人格来着。这也就是为什么第一章路明非的性格怪怪的,因为当时是两个人格在随意切换所以会产生不同的反应。
至于说路鸣泽这个人格怎么来的以后会讲。
本文楚路,所以路鸣泽这个人格后期肯定会解决的大家放心。(我不是在给小魔鬼热便当!)
还记得我第一章跟你们说要注意【】和『』这两个对话框么,以后我的设定就是路明非跟路鸣泽两个人的脑内对话是这个对话框。『』是路鸣泽,【】是路明非。大家别搞混。
下周我尽量更新一章,因为论文要交初稿了,我还选了个很麻烦的题目,所以进度可能会慢一点。
下章大概师兄弟谈心,然后师兄弟绑定就可以愉快的互撩了。
以上,祝大家使用愉快。
国际惯例求心评论小蓝手。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