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没事写写段子(腐),拍拍照片(风景为主),算不上高产,没粮吃会自割腿肉。欢迎来勾搭。

【耽美】孟婆汤(月老×孟婆)短篇完结

这是cp点的小段子,我就开了个短篇hhhhhh
文不长,三千多字,将近四千。
结局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后续神马的再说。
孟婆强行男孩子,不喜误入。
以上能接受者,祝您食用愉快。

孟婆汤
京城永远是最繁华的地方,可见望月轩这种酒楼能在京城屹立不倒自有他独到之处。原因无它,望月轩有一个主厨少年,名叫孟婆,年纪不大,却熬得一手好汤。不管是什么食材,只要是进了他的汤锅,都会变成令人垂涎的珍馐。
不过今天,这位大厨貌似不在……
京郊有片竹林,竹林深处的一座小阁楼里传来阵阵清香。
木楼前的火堆上支着一口小锅,不知道煮着些什么,却浓香扑鼻。
锅前坐着一个身着红袍的男子,正要伸手去抓火上的汤锅。
“月老!”红衣男子身后传来一声怒吼,“你给我离汤锅远点!”
月老被吓得缩了缩手,扁嘴道:“孟婆你好凶。”
孟婆嫌弃的白了他一眼,刚要说什么,却看见月老猛地伸手掀开了锅盖。
“哎呦!”不出所料,月老发出一声痛呼,“烫死我了。”
“你是不是傻啊!”孟婆瞬间就扑了过去,抓住月老的手就开始吹,“那么热你还敢碰。”
月老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就着孟婆抓着自己的手一拉,双腿一钩,一下子就把孟婆锁在了自己怀里。
“你干嘛!”孟婆开始不停的挣扎,不过他那点力气在月老哪里还真是有点不够看
“老实点了,”月老无奈的说,“乖,让我抱会,你这样挣扎小心我的手。”
孟婆挣扎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最终是不情不愿的安静了下来。
感受到怀里的人终于安分了下来,月老不禁把人又往自己怀里按了按:“再过几天我就要回去了。”
“我知道。”孟婆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然后不自在的挣扎了几下,“放开我,汤还在锅里。”
看着怀里的人通红的耳尖,月老难得起了些坏心思,便将嘴凑到了孟婆耳边:“叫师兄就放开你。”
孟婆挣扎的更厉害了。
月老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依旧死死的把人搂在怀里:“叫师兄,叫了就放你走。”
说起来,孟婆和月老两个人真的算是师兄弟,师出同门的哪种。不过月老天资卓越被选为亲传弟子,孟婆资质平平,没几年便下山了。
孟婆在月老怀里不断的挣扎,可是他那点力气简直不够看,无奈之下只能恶狠狠的喊了声师兄。月老一笑,松手放开了他,看着孟婆红着脸像只兔子一样从自己怀里蹦了出去。
“给,”孟婆恶狠狠的把碗拍在月老面前,“喝完赶紧滚。”
月老把碗端了起来,里面他最爱喝的桂花甜汤。
还记得啊。月老无声的笑了笑。
这几日,正值中秋,街上人来人往,热闹至极。孟婆看到人那么多就有些犯怵,可是却架不住月老硬是把他拖了出来。
“你拉我出来干嘛啊。”孟婆有些不情不愿的嘟囔着,因为嘴里塞满了食物,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难得一个中秋节,”月老一边说一边抬起孟婆的脸,用手指擦掉他嘴边的食物碎屑,“咱们两个人出来逛逛灯会不好么?”
“人那么多有什么好的。”孟婆的脸有些红,“走散了怎么办……”
“这个不怕。”月老笑吟吟的掏出一条红绳,一端系在了孟婆的手腕上,另一段系在自己手上,“这样我就弄不丢你了。”
“简直跟个狗链子一样。”孟婆看着红绳撇了撇嘴。
“孟婆……”月老都要对他煞风景的本事绝望了。
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河边,那里有人在放花灯,孟婆兴冲冲的拉着月老过去:“月老,我们也放一盏灯吧。”
“好。”月老笑着揉了揉孟婆的头,你想干什么我都陪你。
两人走到河畔蹲下,一盏小小的莲花灯从掌心滑落到水中,顺着水波滑向远方。孟婆闭上眼睛,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愿我二人平安常建,愿我二人长相厮守。
月老站在一旁凝视着孟婆。那晚的月光很柔和,洒在孟婆身上朦胧了少年的脸庞。不由自主地,月老弯下腰,慢慢的吻上了孟婆的唇。
孟婆怔了一下,到底是没有躲让。一大团烟花在两人头顶炸开,照亮了夜空,身后溪水潺潺,一盏盏花灯漂浮在河面,竟显出几分璀璨。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下来,只有清晰的心跳回荡在两个人耳边。
第二天早上,孟婆醒来时月老已经不见了踪影,屋外的桌子上放着几样小菜。
这是回去了吧。孟婆叼着包子有些心不在焉,应该是被师门召回去了吧,毕竟他是大弟子。孟婆狠狠咬了口包子,才不承认自己有点小别扭。
不过,下次再见面就是下一个中秋节了吧。两个人每年只能见这一面。孟婆一边想着,一遍给自己盛了一碗汤,是昨天月老喝剩的桂花甜汤。果然,孟婆将碗放下,自己还是不喜欢甜食。
转眼又是一年八月,孟婆回到了自己京郊的竹楼像往年一样等待月老,人没等来却等来一个消息:云山月老修为有成,助人有功,天道特降下功德,月老即日飞升,位列仙班,掌管人间姻缘。
竹筐从孟婆手里滑落,重重的砸在地上,框里的桂花散落一地,孟婆只记得,自己好像哭了。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每年中秋孟婆的竹楼都会飘出桂花的香气,可是独独少了那个最爱桂花的人。
孟婆知道,一旦位列仙班就要斩断尘缘。可是他不甘心。年复一年,孟婆就这样等待着,从风华正茂到白发苍苍,他再也没有见过哪个他想见到的人,含恨而终。
每个人死后都要过奈何桥转世,可是前尘的羁绊哪是说放下就能放下,更何况哪是地府秩序混乱,奈何桥边多得是徘徊的亡灵。
孟婆注意到,徘徊的亡灵手腕上大多有一根红线,鬼差告诉他,那是有姻缘的人被月老牵上的红线,等到他们的爱人死后,会重新缠好红线,俩个人再一同离开。
恍惚间,孟婆想起了他和月老最后一次见面的灯会,在那人来人往的街上,月老也为他系上了一条红线。
明明你也为我系过红线啊,孟婆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那么为什么,你又不再见我了呢?
看着手绑红线,双双离去的亡灵,孟婆突然笑了:“鬼差大哥,能给我来口锅么?我想煮碗汤喝。”
鬼差没有拒绝,仙界有人拜托过地府,如果遇到一个叫孟婆的人来投胎,麻烦对他好一点。
在这一天,忘川河畔突然升起一股炊烟,孟婆舀起忘川河水,煮了一锅浓香四溢的茶汤。孟婆将汤分发给四周的鬼魂,劝他们尝尝。没有人会拒绝这样一碗美味的汤,嘛怕鬼魂也一样。汤水穿肠,前尘皆忘。那些爱过的人,那些无法忘怀的情感,全都随着一碗孟婆汤下肚而烟消云散。
这就是你所掌管的姻缘么?像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孟婆笑了起来,既然你能让他们相爱,我就能让他们遗忘。
阎王将孟婆留在了地府,奈何桥畔建起了一座孟婆亭,一个老人日复一日的在哪里煲汤,分发给过桥的魂魄。
“喝吧喝吧,”孟婆笑吟吟的,“喝了就忘了,忘记了就轻松了。”
偶尔人少时,孟婆也会感叹一番,忘记过去究竟是好还是坏,孟婆也不知道,只是这汤孟婆从没自己喝过一口。
千百年的光阴水流一般过去,孟婆还是每日里煲汤,闲下里想想几千年前的事儿。却只依稀记得一个身穿红袍的身影,每年桂花飘香的八月来找自己讨一碗桂花甜汤。哪个人是谁?孟婆仔细想了想却始终没有印象,摩挲着手腕上的一圈红绳,孟婆感叹,终究是年纪大了。颤巍巍的伸出手,向汤里撒了一把作料,孟婆咧了咧嘴,真是把老骨头了,连汤都熬不好了。
孟婆找到阎王,说自己要离开了。阎王沉默,他知道孟婆生前只是一介没有什么法术灵力的凡人,死后也只是普通的魂魄,在地府那么多年已经是极限了。
“罢了,你做的够多了,我会找人接替你的,你投胎去吧。不过你死后还要回来的。”
孟婆拄着拐,颤巍巍的走到奈何桥畔,一个鬼差站在哪里,手里端了一碗汤。
“你是谁啊?”孟婆早已经老眼昏花,只能依稀看清一个轮廓。
“我是以后来接替您工作的。”鬼差回答,他正是当初接引孟婆的那名鬼差,依旧是千百年前的模样,可是孟婆却老的连路都要走不动了。
“哦,”孟婆应了一声,过了好一会,才伸出手道,“能给我来碗汤么?”
鬼差沉默不语,将手中的汤碗递了过去。
孟婆笑盈盈的接过汤碗,因为双手颤抖一部分汤汁撒了出来。
“可惜了,”孟婆道,“这可是我孟婆煲了几千年的汤呀。”说罢,一仰脖,汤被喝光。确是好汤,香气四溢,口感醇厚。
孟婆就两眼发直的站在那,口中喃喃不断,鬼差凑过去扶他,才听清他嘴里一直在喊月老。
过了好一会,孟婆才回过神来,看着扶着自己的鬼差开口问道:“你是谁啊?”
鬼差没说话。孟婆依旧在哪念叨个不停:“我是谁啊,我这是在哪啊。感觉我好像忘了什么事呢。我叫什么,我叫什么来着?月老,月老,”突然孟婆眼前一亮,“我是不是叫月老?”
鬼差看着疯疯傻傻的孟婆,突然鼻子一酸,他架起孟婆,再开口却带着几丝鼻音:“我送您走。”
忘川水依旧奔流不止,河岸的彼岸花开的正好,鬼差站在桥边,目送桥中央那一个佝偻的背影,看着他步履蹒跚,直到一团白光将那个身影吞噬……

后续
又是一年中秋,月老偷偷跑下凡间,同样的节日却是不一样的心境,毕竟哪个陪他逛灯会的人再也不在了。月老苦笑,他死了多久了?毕竟是神仙,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保存记忆的小法术,月老也想过自己保存住关于孟婆的记忆到底是对是错,一遍遍回想只会让自己更难过,可是他又舍不得遗忘。自己是神仙,必须了断尘缘,不可沾染世俗,月老还记得孟婆活着的时候,自己是被关在月老殿不可下界的,直到孟婆离世才可以下凡。月老摇了摇头,像是受不了一般,转身离开了灯会。
去月老祠看看吧,月老心想,毕竟是自己的职责。
月老祠前同样是人声鼎沸,不少人希望月老能给自己一段好姻缘。月老正四下张望着,却突然愣在了原地。在月老祠旁,有一个少年,他的面前有一口大锅,锅前排了一条长队,少年正笑着为顾客承汤。
月老瞬间模糊了双眼,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桂花甜汤的味道。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