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没事写写段子(腐),拍拍照片(风景为主),算不上高产,没粮吃会自割腿肉。欢迎来勾搭。

#狗崽#晴博#架空悬疑向 ,起名废什么的标题就浮云吧。

#OCC有,私设有。#
#悬疑文,整个故事由一个一个小案子组成。文章多长,取决于作者什么时候把主线扯清。#
#狗崽主cp,晴博副cp,不喜误入。#
#标题是每个小案子的标题,不是全文标题,起名废并没有想题目,所以我打上END也不是真正的完结#

花落之声(一)
夜晚,京都,废弃的小屋。这里本该是安静的被人遗忘的存在。可是今晚这里注定不会宁静。
刺耳的警铃划破了夜晚的宁静。红蓝相间的警灯照亮了这栋小小的木屋。
“到底在搞什么!”屋子里源博雅大发雷霆,“这到底是这个月的第几起了!”
屋子里的几个警察低着头,似乎是被源博雅的怒火吓到了。有一个抬起想反驳几句,却被源博雅仿佛喷火的目光瞪了回去。
源博雅,京都警厅刑警队队长,能让他大发雷霆的原因没有别的,正是这间屋子里的尸体。
也许是很久没有人使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充斥着一股难闻的霉味。可是这也掩盖不住浓烈的腐臭和那丝丝的血腥味。
房间的正中间放着一具浑身赤裸的女尸,因为高腐败与老鼠的啃噬,面容已经看不出了。脖颈处有一道狰狞的伤口。
“一个月作案三起,到现在你们还一点线索没找到?”盯着地上的尸体,源博雅紧皱着眉头发问。
就在两个月前,警方发现了一具20岁少女的尸体。经过尸检证明,这名女子在生前曾遭受过性侵发。喉部有着一处创口,经鉴定确认为致命伤。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受害人的整个声带被人剜去了。
京都警方迅速介入了调查。可是仅仅过了几周,第二具尸体又出现了。直到这个月,警方甚至一连发现了三具尸体。
简单交代了几句。源博雅走到了屋外,深吸了一口气。算上这个月发现的三具尸体,这已经是第五起了。每个受害者都是18岁到20岁的少女。无一例外,每一个在死前都曾遭到过性侵。喉咙处的刀口是唯一的致命伤,声带也被整个剜。可是直到现在,警方却一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找到。
看着围在警戒线外的一群记者,还有那不停闪烁的镁光灯,源博雅深深叹了一口气。事情麻烦了。
过了一会,一个小警员走出来:“队长,现场采样完成了。”
“那行,准备收队吧。”源博雅抬腿就要走,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源博雅把手机掏了出来,看着屏幕上局长两个打字,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喂,局长。”
“博雅啊,你们刑警队手底下是不是转来一起环杀人案。”
“没错,”源博雅的眼神暗了暗,“所以有什么问题么?”
“这个案子你们刑警队先不要管了,上面的意思是……”
“你们找了阴阳寮?”源博雅打断了局长的话,升起了果然如此的念头。
“博雅啊,你听我说,”也许是感觉到了源博雅的低压,局长解释道,“上面的意思是这起案子性质太恶劣,媒体报道后舆论压力又太大,所以上面希望尽快破案,而且破案越快受害人越少嘛你说是不是……”
还没等局长说完话,源博雅便直接把电话关掉,撇了撇嘴,露出来一种类似于牙疼的表情,然后拨出去了另一通电话。
“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很温柔的嗓音。
“安倍晴明你装什么傻,”源博雅一脸的不屑,“警局是不是找过你了?”
“就知道你得打电话过来问我,我已经派人去你那边了,麻烦你接一下。”安倍晴明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心情不好么,怎么那么大火气?”
“被你截胡了心情怎么可能好得起来,”源博雅翻了个白眼,“这显得我很无能好么。”
电话另一边 安倍晴明笑了一下:“所以我才邀请你来我这里啊,平庸的环境可不能发挥你的才干。”
“你快得了吧。”源博雅嗤笑道。
听到源博雅的话,安倍晴明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回道:“我派得人估计也要到了,你去接一下吧。”
源博雅挂断电话,看到了一直站在自己旁边的小警员,一把拽过对方:“走,跟我出去接个人。”
小警员被源博雅拽着往外走,一时没反应过来,等走了几步后,像是想起来什么似得,问道:“队长,阴阳寮是什么?”
“阴阳寮啊,就是一个怪人集中营。”
阴阳寮并不是什么机构,只能算得上是一个组织。刚刚的安倍晴明便是这个组织的领导者。而阴阳寮的成员,不知道是清明从哪里找来的。尽管有一些人蛮奇怪的,不过按照源博雅的说法,他们的脾气都是和本事成正比的。
比如,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一位。
来人身穿一身银白长袍 脚上还踩着木屐。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上面写了一个畏字,脸上带着一个红色的丑陋面具。
试想一下,午夜,凶杀案现场,一个带着狰狞面具的男子。
小警员直接“哇”的一声喊了出来,源博雅则是一脸得惨不忍睹。
“我可算知道晴明为什么要我出来借你了,”源博雅强忍住捂脸的冲动,“你就一定要在大半夜带着这种面具到处跑么,大天狗。”

这一章有点短,还和狗崽没多大关系,因为它的作用就是用来交代背景和把狗子引出来的啊(捂脸)
下一章应该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正文吧。
话说这一章完全就是晴博啊,啧啧。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