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没事写写段子(腐),拍拍照片(风景为主),算不上高产,没粮吃会自割腿肉。欢迎来勾搭。

#狗崽#架空悬疑向#起名废无标题

#OCC有,私设有。#
#悬疑文,整个故事由一个一个小案子组成。文章多长,取决于作者什么时候把主线扯清。#
#狗崽主cp,各种副cp,不喜误入。#
#标题是每个小案子的标题,不是全文标题,起名废并没有想题目,所以我打上END也不是真正的完结#

花落之声(一)请走这里→
http://542214743.lofter.com/post/1d5c0a31_cc688d1

花落之声(二)
因为大天狗那个略糟心的面具,在源博雅回现场的路上,收获了一干注目礼。警戒线外的记者群也骚动了起来。
“看到哪个戴面具的人了没,是大天狗啊。”
“果然这起案子阴阳寮介入了么。”
“等一下,大天狗又是谁啊?”
“大天狗你都不知道?”有些惊讶为什么会有人问出这种问题,“阴阳寮的主力干将,京都赫赫有名的‘正义化身’大天狗你都不知道?”
身后的窃窃私语一个字不漏的传到了源博雅的耳朵里。看着站在屋子里环视现场的白色身影,源博雅叹了口气。
大天狗曾经也是个刑警,还是源博雅的搭档。
源博雅很不理解这个看上去很文弱的男人为什么可以当上刑警。直到有一天,两个人去出任务,大天狗被几个流氓缠上了。
看着大天狗哪张可以称得上祸国殃民,源博雅暗道,我会告诉你我早就预料到有这一天了么。
下一秒,源博雅就看到一个流氓直接从自己眼前横着飞了出去。
对,别怀疑,就是双脚离地的那种飞。
源博雅就楞楞得看着大天狗用手中的扇子扇风了一群人。这年头纸扇也有那么大的威力了么?
像是看出了源博雅的疑惑,大天狗难得解释了一下:"铁的。"
源博雅猜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特别傻。
回归正题。
据他本人说选择刑警这个职业是因为可以扫清罪恶,贯彻他的正义之道。
可是做的越久,越是知道这个行当的黑暗。最终,失望至极的大天狗选择了最直接的道路。
以暴制暴,以杀止杀。
一开始是因为越来越频繁的暴力执法而被投诉。大天狗只是沉默应对。直到有一天,有人在一条隐蔽的小巷中发现了一具尸体。经调查,受害人在遇害的前一天晚上,在酒吧里欺侮了一个女学生。
接着,第二具,第三具,第四具……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被发现。受害人无一例外全部是有过恶行的人,脖子被锋利的凶器划开,一击致命。
最终,终止这一切的是阴阳寮。而让源博雅最不能接受的是,凶手是大天狗。
为什么?源博雅记得自己这样问过大天狗。
为了贯彻吾之正义。
最终,大天狗也没有被关进监狱,而是被阴阳寮带走了。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源博雅认识了安倍晴明……
“我要迄今为止所有受害人的资料。”
听到大天狗的声音,源博雅才猛然回过神:“没问题,我一会去警局整理一份给你。”
大天狗点点头,接着便准备离开。刚把警戒线掀开准备钻出去时仿佛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身说道:"晴明让我给你带句话。"
源博雅抬抬下巴,示意他有话快说。
"他说阴阳寮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源博雅笑了一下:“让他滚。”
阴暗的房间中,只有电脑的屏幕散发着微弱的荧光。电脑前的黑影嘴中叼着一根香烟,手指在键盘上噼啪作响。听啊,黑影咧开嘴笑了起来,这是多么美妙的歌声。
据第五具尸体被发现,已经过了三天,因为受害者多为年轻女性,不少女孩子都被父母严令禁止在夜间独自出门。
但是一切总有例外。
嘈杂的吧酒吧里,一个清秀的女生正坐在吧台前一杯一杯的灌着酒。
“哦呀哦呀,美丽的小姐总是那么的吸引人,”一个声音在少女身后响起,因为那微微上扬的尾音而显得有些轻佻,“那么亲爱的小姐,你愿意和小生体验一下人间的极乐么?”
少女回过头,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带着奇怪面具的男人。因为面具只遮住了半张脸,只能看到那人尖尖的下巴和较好的唇形。
"你可以叫小生妖狐。"来人自我介绍道。
也许是醉了,少女盯着那个奇怪的面具看了半晌,突然露齿一笑:"好啊!"
很悦耳的声音。
妖狐牵起少女的手,小心翼翼得将她抚出酒吧。两个人在路上慢慢得走着,在路过一个巷口时,妖狐突然使力,直接将少女拉进拐角,闪进了一间屋子,接着把门小心翼翼的关上。然后打开了灯。
"我说,啊!"妖狐将头转过来,刚刚张嘴要说些什么,却被一拳直接砸在脸上。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人死死摁在地上。
刚刚还醉眼朦胧的少女将妖狐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一只手直接按住妖狐的头将他压在地上。
“老实点。”冷冰冰的威胁。
小屋的门突然被打开,一阵脚步声后,妖狐看到一双瞪着木屐的脚停在自己眼前。顺着对方那笔直修长的腿,妖狐废力的抬起眼皮,就看到了依旧带着丑陋面具的大天狗。
“小生不是坏人。”妖狐瞬间明白了这是个什么情况,自己领出来的少女应该是警方的诱饵。一边挣扎一边高喊,“小生可以解释。”
大天狗低下头,看着在自己脚下扑腾的人,不再故作低沉的清凉本音昭示着这个人还是个少年。大天狗蹲了下去,一把掀开妖狐脸上的面具。一张对于男性来说过于艳丽的脸庞出现在大天狗眼前。
被掀了面具的妖狐瞬间炸毛:“你个丑八怪,把面具还我。”
丑八怪?大天狗挑了挑眉,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叫过自己。
“喂,”妖狐的声音闷闷得,听上去还有些哭腔,“你们能不能先把小生放开,这个小姐姐弄得小生好痛。”
也许是被对方可怜巴巴的语气取悦到了,大天狗道:“雪女,你先把他放开。”
下一秒,施加在手上的力道便消失了。
妖狐从地上爬了起来 揉了揉因为被反剪太久而酸痛的手腕。
“你叫什么?”
“我叫妖狐。”
“真名?”
“对,真名。”
“你把雪女带到这里来想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
“你知道最近沸沸扬扬的少女杀害案吧。”看着对方拒不合作的态度,大天狗不紧不慢的开口,“如果你不交代你的意图,我只能把你当做嫌疑人带去警局了。”
“不是小生干的!”妖狐的声调骤然拔高。
“既然不是你,那你告诉我,你带雪女来这里想干什么。”
“我……”妖狐搜肠刮肚得想着借口。
“我要听实话。”
“我只是想帮她。”见这个人实在是不好糊弄,妖狐只好吞吞吐吐得说,“我怕她有危险。”
“理由?”大天狗眯了眯眼睛。
“因为,因为,”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妖狐直视大天狗道,“你不觉得她和那些被杀害的少女很像么!”
有意思。面具之下,大天狗的嘴角翘了起来。上前一把抓住妖狐的手,强硬的把人直接拖了出来。
“你干什么,”妖狐一边挣扎一边被大天狗塞进停在巷口的车里,“都说了小生不是犯人。”
没有理会身后妖狐的抗议,大天狗直接发动了车子。
“喂,丑八怪,你要带我去哪!”妖狐觉得自己要抓狂了。
“带你去趟阴阳寮。”大天狗一边说着一边把妖狐的面具直接扔回了他怀里,“还有,我叫大天狗。”
神经病,谁要知道你的名字啊!妖狐怀里抱着自己的面具,恶狠狠得磨着牙。

狗崽的第一次会面以崽子拜倒在狗子的西装裤下开始(并不)
感觉狗子被我写得性格略恶劣啊,S属性什么的→_→

明天万圣节,也许会来一发万圣节小(开)番(车)外啥的。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