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没事写写段子(腐),拍拍照片(风景为主),算不上高产,没粮吃会自割腿肉。欢迎来勾搭。

【狗崽】短篇一发完结。玻璃碴慎点

妖狐缓缓睁开了眼。身上一阵阵的抽疼,眼前是一片绵绵的黑暗。不信邪的妖狐眨了眨眼,眼前的黑暗依旧没有被驱散,仿佛认命般叹了口气。
“晴明大人,小生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东西了。”
这是妖狐醒来对晴明说的第一句话。第二句话则是:“大天狗跑哪去了?”
晴明站在一侧,看着莹草一点点将纱布缠在妖狐脸上,过了好一会才开口:“大天狗出门了,要过几天才回来,你好好养伤。”
是的,妖狐受伤了。据妖狐自己说是在打八岐大蛇时被毒液喷伤了眼睛。莹草跟他说过,也许他的眼睛再也看不见了。不过妖狐倒是不在意。毕竟他是个妖怪。认人识妖什么的靠气味和妖力就好,视力这东西简直可有可无。
“不过倒是有一点是真不方便。”
“哪里不方便?”妖狐对面的源博雅有些好奇。
“真是的,以后小生就看不到美丽的少女了啊!”妖狐一边感叹一边摸索着起身。到底是因为眼睛不便,站起来时猜到了自己和服的下摆,一下子就往前栽去。
源博雅伸手就要去扶,却有人比他快了一步。一双手卡在妖狐是腰侧将人及时抱住。
“小心点。”手的主人这样说道。
许是感受到了熟悉的妖力,妖狐的嘴角缓缓勾起:“回来了,大天狗大人。”
大天狗嗯了一声算是作为回答。接着蹲了下去,将妖狐打横抱起,向两人平日居住的庭院走去:“受了伤就好好休息休息。”
妖狐不服气的在大天狗怀里扭来扭去:“小生不要在躺着了,这几天骨头都要生锈了。”
妖狐最近有点苦恼。大天狗黏他简直黏得让人发指。几从大天狗回来那天起就没离开过妖狐半步。不再帮晴明出去除妖了,甚至连爱宕山也不回了。
“晴明也不管管你,”妖狐气的直拍桌子,“就那么任由你消极怠工?”
“晴明给我放假了让我陪你。”
“就他事多!”妖狐虽然嘴上说着,但嘴角却高高上扬,手指一滑,指向大天狗,“背我出去,我要出去透风。”
妖狐是个命好的妖怪。刚来晴明这里时这个寮里还没什么强力式神。一家老小全要指着这个二突子过活。那时候晴明简直把妖狐宠上了天,要星星不给月亮。后来,来了个大天狗。大家都以为妖狐的好日子到头了,谁知道这个冷面的大妖不知怎的竟然和那个二突子看对了眼,对妖狐的宠溺简直比当年的晴明还过分。寮里的一干妖怪天天喊着被一对死基佬闪了眼。每当这是,妖狐总会呲起一口小白牙,叫嚣道:“不服来打小生啊。”
想想妖狐偶尔可以甩上两位数的狂刃,再看看人家身后站在的一个大天狗牌滚筒洗衣机,吃瓜群众表示,您继续,您开心就好。
也许是因为眼睛疼的缘故。妖狐最近开始睡不好了,半夜总是会惊醒,到处找大天狗。直到被身后的大妖拥入怀中,感受着熟悉的妖力,妖狐才能平稳入睡。
这一晚,妖狐梦到了黑夜山。
平常安稳的黑夜山今晚却格外的骚乱,山路两旁洒落着一滩滩的血迹。因妖力暴动而爆体身亡的小妖,或因畏惧而放声尖叫的人类。妖狐看着梦境中的自己,手持折扇,对着一切视若无睹,踏着山路上黏腻的鲜血,一步步走上山顶。
黑夜山顶,供奉着大天狗的神社之前,晴明和源博雅与大天狗遥遥相对。大天狗身后是阴界之门,无数的恶鬼从里面挣脱出来奔向山下。夹杂着阴界气息的风刃席卷而来,妖狐展开折扇费力的抵挡,却到底是被割伤了眼睛。汩汩的鲜血从指缝间流淌下来。
“呦,大天狗大人。”妖狐开口了,声音是让他自己都嫌弃皱眉的沙哑。
看到来人脸上的鲜血,大天狗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急忙停下手中的风刃责问道:“你来干嘛!我不是让你在家等我么!”
“闹那么大小生怎么可能不来。”妖狐叹了口气。萦绕在大天狗身上的黑气,赤红的双瞳。这是走火入魔了啊。
“为什么?”妖狐听见自己问道。
“为了大义。”大天狗回到。
妖族的残骸,人类的断肢。只用了一眼妖狐就判断出了原因。因为贪婪,人类对妖怪的赶尽杀绝惹恼了大妖。因为对绝对正义的支持,大妖终是走火入魔。
“收手吧,大天狗。”妖狐劝道。
“我拒绝。”
“你真的不准备回头么?”
“对,我要重塑这个世界。”
“好。”妖狐看到自己笑了。然后一个飞扑扑向大天狗怀里,大天狗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接住他。折扇一扬,一连串的风刃就这样穿透了大天狗的身体。
“为什么不躲。”妖狐第一次感到鲜血的温度是那么烫手。
“既然是你来动手的话,我不想躲。”
妖狐抱住靠在他怀里的大天狗。造下杀孽的大天狗必然造到天谴,走火入魔的大天狗也必然堕入妖邪。按照你这高傲的性格肯定是不愿吧。妖狐笑了起来,那就让小生来吧。
仔细的擦去大妖脸上的血污,妖狐缓缓开口:“我在此向各路神明起誓,以我一感为代价,换取大天狗一个魂魄保全投胎转世的机会。”
阴界之门缓缓关闭,大天狗的身影也渐渐消失不见。妖狐的眼前越来越模糊,他知道这是誓言在生效。
投胎转世,从头再来,下一世,望君安好。
“妖狐!”
“妖狐!”
“妖狐你醒醒!”
“大天狗你吵什么!”妖狐怒气冲冲的坐了起来。
“我看你哭了。”微凉的指尖在妖狐脸上划过,缓缓挪动,擦去妖狐脸上的泪滴,甚至因为力气太大戳痛了妖狐,“怎么了,做噩梦了么?”
“是啊,做了个噩梦,梦到你脑子发疯去找死,然后你就真的死了。”也许是心情不好,妖狐说话也是气冲冲的。
大天狗正准备说些什么,源博雅却推开院子的门走了进来,拉住大天狗就往外走。
“妖狐,你家大天狗借我用用,最近出了个作妖作的厉害的妖怪,没你家狗子我们搞不定。”
妖狐打了个哈欠,摆了摆手示意知道了,让源博雅带着大天狗赶紧滚自己准备再补一觉。
出了院门,源博雅松开了拉住大天狗的手,看着身边已经僵硬到不能灵活活动,需要晴明修补的傀儡,喃喃道:“那可不是梦啊……”
门内,妖狐跪坐在地上,眼前的绷带渐渐濡湿,像是回应源博雅一般道:“小生知道,那怎么可能是个梦啊……”
————————————————————————————END

也许有妹子没看懂,我来解释一下。
这篇文大体就是崽做的那个梦是真实发生的事,也是全文的背景。崽子醒来是一切的开始。开始崽子醒来的时候的确是把这段事暂时忘了,因为太伤心什么的不愿意想起来。晴明他们为了不让崽子伤心,就装作这件事真的没发生,然后做了一个傀儡假狗子来骗崽。可是后来崽自己又想起来了,但是他又不愿意说破,宁肯让晴明他们做一个假傀儡来陪自己。
以上。祝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