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墙头众多,爬墙快准狠,最近主吃还可能会产粮的,大概会产吧,我不忙的话……

【楚路/架空】七年之痒(1)

楚路同人  史密斯夫妇AU  篇幅不定  结局HE

人物属于江南,OCC属于我

第一章

当路明非穿上一身白西装,站在镜子前欣赏人模狗样的自己的时候,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马上就要跟楚子航结婚了。

说到这两个人的孽缘,哦,不对,是姻缘,不得不追溯到两个人的中学时代。

楚子航,仕兰男神,典型高富帅,迷妹一票,喊着要给他生猴子的姑娘大概能填满整个花果山。

路明非,仕兰衰仔,典型小透明,能记住他的人大概只有他的同班同学。唯一让人惊讶的大概就是去了美国上大学,还是跟楚子航一个学校。

对,没错,楚子航。

高中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在异国他乡难得生出了一点点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怀。从高中的听说过的关系演变到到大学能见面喊个师兄,一通电话可以喊出去喝个酒的关系。直到两个人毕业,路明非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也就仅限于此了。

很多人都说,大学毕业以后很多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路明非对这句话深以为然。然后就被现实打了一巴掌。

路明非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倒霉透顶。在罗马办点事顺便度个假都能连着三天天降大雨。第四天好不容易天晴了,刚出门没多久,大雨再次如期而至。

路明非在街上抱头鼠窜,接着闯进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大厅避雨。

不得不说,雨还挺大。路明非基本上已经湿透了,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浑身湿漉漉的往下滴水,甩了甩头发,路明非合十双手,对大厅的服务生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就要站起来,却被服务生摁了回去还在他手里塞了一杯热水。“啊,谢谢”路明非道谢,然后缩回沙发小口小口喝着热水。酒店的空调温度偏低,路明非带着一身水被吹的瑟瑟发抖。

“阿嚏!”在打了一个喷嚏以后,路明非终于被冻的受不了了,准备去找服务员拿条毯子。

“请问……”

“路明非?”

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听到中文本来就很值得惊喜,更何况这个声音喊的还是自己的名字。可是老天今天打定主意给路明非来个惊喜三连,所以当路明非转过头时,大脑瞬间死机。

“师,师兄?”

“路明非?路明非?”楚子航伸手在路明非眼前晃了晃。

“师兄你怎么在这?”

“工作,”楚子航回道,“你要不要去我房间洗个澡?你身上都湿透了。”

“不用了吧,”路明非明显有点受宠若惊,“我没事的,等一会雨停了我马上就回,阿嚏……”

老天爷今天注定是不给路明非面子。顶着对面楚子航一脸“还说你没事”的表情,反驳失败的路明非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也不再推辞:“那就麻烦师兄了。”

不得不说淋雨以后洗个热水澡简直舒服极了,路明非一边吹头发一边发出满足的喟叹。他身上穿的是楚子航的衣服,牛仔裤白衬衫,因为身高愿意,裤腿跟袖子被挽上去几圈。这身打扮外加坐在椅子上看报纸的楚子航,路明非一瞬间以为这是自己在卡塞尔的宿舍。

上大学的时候,路明非如果跟楚子航约好了出去的话,楚子航总是早早来自己宿舍,坐在椅子上看看报纸,等着自己收拾好。然后自己总会对楚子航说……

“师兄我们先去吃午饭吧。”路明非脱口而出。

“嗯?”

楚子航的声音使路明非回过神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左右也被楚子航听见了,路明非干脆说道:“师兄你中午吃饭了没啊,我请你吃饭吧,就当谢谢你让我洗澡换衣服了。”

“然后呢然后呢?”诺诺一脸兴奋的八卦,“然后你们干了什么?”

路明非听从化妆师的指示闭上眼睛,任由她往自己脸上抹粉,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我们什么也干,吃完饭师兄就送我回酒店了。”

“切,无聊。”诺诺将自己瘫回沙发,“所以你们是怎么从一顿饭发展到结婚的地步的?”

路明非侧了侧头,方便化妆师帮自己抓头发,回答道:“后来我跟师兄约好了什么时候去还他衣服,师兄问我既然大家都是来度假的干脆一起怎么样,我觉得也挺好就答应了。”

“所以说你们两个高中三年大学四年都没发展出来什么,结果短短一个月的旅行你俩就准备直接结婚了?”即使淡定如凯撒加图索也被这两个人的操作惊呆了,“我是该说你俩一见钟情还是该恭喜你们两个七年的爱情长跑终于有了结果。”

“老大你这话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像芬格尔……”

也许是像芬格尔这种说法让凯撒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他挑了挑眉毛,终于放弃了继续八卦,而是走回沙发跟诺诺瘫在了一起。其实就在刚刚路明非化妆的时候他俩已经追着路明非问了个遍,企图挖出两个人一个月内闪婚的真相。结果事情的真相就是那么平淡无奇。

看着沙发上一脸失望的两个人,路明非抽了抽嘴角:“让你们失望了还真是抱歉。”

“其实我觉得芬格尔有句话说的挺对,”诺诺动了动身子,寻找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靠在凯撒身上,“他说与其说你俩是一个月决定闪婚,倒不如说你俩当年就对对方有所企图,在这一个月内,天雷勾地火。”

“哎,这就是爱情啊!”

化妆室的门被打开,芬格尔走了进来一把勾住刚刚化好装的路明非的脖子,犹豫了半天,好歹是没动路明非弄了半天才做好的头发。

跟着芬格尔一起来的是路鸣泽,这小子今天穿着一件方格衬衫,收腿裤及膝靴,还带着一顶爵士帽。一进门就直接坐在了沙发扶手上,脸上怀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我亲爱的马上要嫁为人夫的哥哥,我能采访你一下么?”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路明非挣扎着把芬格尔从自己身上掀下去,走到饮水机旁边给自己灌水,给诺诺他们讲了一上午自己的爱情故事路明非觉得自己嗓子快冒烟了。

路鸣泽看着他哥喝完了水,坐在椅子上不停的看表,托着下巴,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容:“哥哥,你是不是紧张啊?”

路明非瞬间坐直,转过头与坐在沙发上的四个人对视,淡定的把手里的杯子放在桌子上,脸上写满了“怎么可能”的不屑。

不过对视了几秒路明非还是败下阵来,无奈的摊手说:“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是有点紧张。”甚至有点想逃婚,路明非在心里小声bb。

“我说,师弟你还行不行了,”芬格尔无情的嘲笑,“你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还恐婚。”

“说到这个,我哥夫应该不知道你是干嘛的吧?”

“他知道啊。”

“……”

“不是吧,”诺诺翻身坐了起来,“你告诉了楚子航你是个杀手?”

路明非翻了个白眼:“我告诉他我是个跨国公司的翻译,反正我平常也是干这个的,也不算骗他,你们紧张个什么劲。”

“没告诉就好。”诺诺再次将自己摔回沙发,“暴露身份可是大忌啊李嘉图你可瞒住了啊。”

“我知道……”路明非摩挲着自己的衣袖,“我怎么敢让他知道……”

芬格尔摇了摇头说:“所以说啊,找个普通人结婚就是这点麻烦,师弟我跟你讲,不坦诚的婚姻终将走向灭亡……”

“芬格尔你可闭嘴吧,”路明非瞪了他一眼,“你这是在我结婚典礼还没开始之前就诅咒我离婚?”

“就是,”路鸣泽在一旁煽风点火,“芬格尔你个乌鸦嘴活该我哥不找你当伴郎。”

接着,路鸣泽转过头,笑眯眯的对路明非说:“哥哥你别听芬格尔的,你只有丧偶没有离婚,楚子航要是跟你离婚,我就做掉他。”

“你也闭嘴吧!”路明非恶狠狠地回道。

我还活着……
那啥,开了个新坑,好久没写文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个什么玩意,篇幅的话暂定是中篇,争取一个月写完……

评论(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