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语

文豪/全职/凹凸/剑三,最近主吃还可能会产粮的,大概会产吧,我不忙的话……

【双黑/太中】太宰治死后的第八天

两人交往10年设定,太宰死亡设定
极度occ,be慎入
1.
消息是中岛敦送来的。中原中也每次回想起这天,每个细节还都历历在目。
那是个阴天,天空阴沉的厉害,中原中也难得落个清闲,窝在黑手党总部办公室的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红叶聊天。
“你今天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红叶问道。
“可能是天气吧,”中原中也随口应着,看着窗外的乌云眉头皱得厉害,没有缘由的心神不宁,“这种天气看着就让人觉得烦躁。”
短暂的交流后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红叶安静的喝茶,中原中也被壁炉散发的热气蒸得昏昏欲睡。朦胧间听到外面传来的争吵,中原中也勉强睁开眼镜,就看到芥川推开了大门,另一只手还拽着中岛敦,后面呼啦呼啦得跟了一群黑手党的护卫。
冷风从大敞的门后吹进室内糊了中原一脸,夹杂着水汽跟一丝鲜血的味道,中原中也清醒了一点,让堵在门口的部下都下去,叫芥川跟中岛敦关门进屋。
“侦探社的人虎,你来干嘛?”中原中也坐直了身体,扫了一眼他身后的人,“还是让芥川带你进来的。”
没有人说话,屋子里安静的可怕,中岛敦低头沉默了好久,久到中原想揪着他的领子把人扔出去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带着浓重的哭腔:“中原先生,太宰先生他死了……”
中原中也彻底的清醒了。
2.
太宰治死了。
这个消息在整个异能界炸开了锅。听说是中了对手的埋伏,侦探社的人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
今天是太宰治的葬礼。来的人不多,意外的是森鸥外也带着人来了,芥川,红叶还有一个他。
芥川沉默的站在后面没有说话,红叶大姐红了眼眶,森鸥外在太宰治的墓前放了一束花,脸色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中原中也走到了墓碑前,伸出手指一笔一划得描摹着墓碑上的名字。
他的嘴角翘了起来,不知道是在嘲笑谁,“呵,埋伏啊,”声音听上去像是哭又像是在笑,“你这种人竟然会死在埋伏里,真是个蠢到不行的死法呢蠢青鲭哈哈哈。”
摘下自己的帽子扣在墓碑上,中原中也转过身一边往墓地外走一边道:“不是一直嫌弃这个帽子丑么,送你了,反正你现在也没法摘掉了,你就给我忍着吧你这个自杀狂人,看到你吃瘪还真是个好景色,比价值上百亿的名画还美好。”
3.
说起来,倒是有不少人觉得太宰治跟中原中也是一对。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的中原很是恶寒了一阵子
“谁跟这个青鲭是情侣啊。”
“就是就是,”旁边的太宰治也跟着过来捣乱,“谁跟这个小矮子是情侣啊。”然后中原中也给了太宰治一肘子,“你闭嘴。”
其实引起这种误会中原中也并不觉得奇怪。自从两人第一次滚上床以后,太宰治出现在他面前的频率呈几何式上升。甚至两个人出门逛街都被部下撞见过不止一次。
想起那个晚上,中原中也就头疼的不行。
说到底,都是酒惹的祸。
那天中原难得放个假,不想看森鸥外那副萝莉控的嘴脸,红叶大姐又跑去了侦探社去看那个叫泉镜花的小姑娘,无聊至极的中也选择了泡吧。好死不死,冤家路窄。中原一进酒吧就看到了在撩妹子的太宰治。
中原当时的意思是扭头就走换一家酒吧的,但是太宰治已经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大有你不坐下我就不放手的架势。难得的休假中原中也不太想做出跟太宰治打架这种类比拆店的行为,难得顺着他的意思坐下了。
“干嘛?”
“就是感觉好久没见过你了,就不能一起坐下来喝杯酒?”
“你请我?”
“好啊,”太宰治点头,“酒保,来一杯tomorrmw。”
“tomorrow?”看着端到面前的酒,中原中也挑了挑眉,“那么烈的酒,你这是想干嘛?灌醉我?”
太宰治将胳膊支在吧台上,单手托腮看着中原中也笑意盈盈:“只是觉得这个鸡尾酒很漂亮,宝石蓝,跟中也你的眼睛一样好看。”
中原中也吓得把嘴里的酒全都咽了下去,酒水划过食道,烧得他整个胃都火辣辣的
“你个死青鲭,别把你泡妹子的那一套用在我身上。”
中原中也猛得站了起来,伸手就要揪太宰治领子,却在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
因为工作原因,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那么烈的酒了,他刚刚又喝的太急,一瞬间的醉意上头让他有些发晕。
太宰治一把把人抱住,防止挣扎个不停的中原中也摔到地上去,时不时的还会被中原中也打上几下,疼得他直抽冷气。
“中也,”太宰治叹气,“别闹了我送你回去。”
“然后你俩就那么上床了?”红叶问道,森鸥外也抬起头,露出了一点八卦的神色。
“是啊。”中原中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他们就这么在一起了。
4.
没人想到,这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十年。
没有什么告白也没有什么承诺。一年后两个人就那么自然而然的住到了一起。
房子是森鸥外赞助的,上好的地段,价格贵到中原中也都有些咋舌,太宰治倒是没什么意见,欢天喜地的搬了进去。
中原中也试探性地问过森鸥外,他就那么不在意自己的干部跟一个叛徒搞在了一起?
“我相信中原,我也相信太宰,他知道你的底线,所以他有分寸。”
中原中也挑了挑眉:“你们俩的回答简直一模一样。”
中原中也知道森鸥外的意思。虽然不想承认, 但是,没有人会比他再了解太宰治这个家伙了,也没有人会像太宰治一样那么了解他了。太宰治知道自己的底线,他就站在自己的领地边缘,不去干涉不去插手,黑手党干部中原中也,放下工作跟他窝在公寓里的中原中也。太宰治分的清清楚楚。这也是曾经中原中也哪怕恨不得抽死他却依旧选择忍下来跟他和谐相处的最重要的原因。
日子一天天过,中岛敦跟芥川的成长也让两个人的工作越来越少,两个人在家里过夜的时间越来越多。
太宰治偶尔会抱怨中原今天的菜做咸了,在中原爱吃吃不吃滚的嫌弃中吃的比谁都干净。两个人经常会为了谁洗碗争论,中原中也总是扯着太宰治的领子在他耳边大吼:“不做饭的人就老老实实去洗碗。”太宰治一边喊着要聋了中也你这个小矮子真暴力一边乖乖滚去洗碗。
有的时候,白天他们还因为黑手党跟侦探社之间的纠纷而大打出手,太宰治毫无顾忌的对这个小矮子下黑脚,中原中也转身就干净利落的一个巴掌糊在太宰治脸上。下午,各自回到自己的地牌,太宰治就开始给中原中也发短信告诉他自己晚上想吃什么,顺便告诉中原中也这周该他买菜了。”
每年新年的时候,两个人总是窝在家里吃暖锅。中原中也有点怕冷,每到冬天总是不想出门。太宰治总要花大力气把他从被窝里挖出来,给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拉着他出门参拜。看着神社门口密密麻麻的人,中原中也冻得直跺脚:“你还信这个?”
太宰治拉过中原中也的手拽着他进了神社,掌心温热,中原中也整个手都被他握住。“要参拜的哦中也,这可是祈福一家人幸福平安的,很重要”神色意外的认真。
那一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打在太宰治脸上,因为昨晚刚刚下过雪,太宰治的脸色被冻得有一丝发红,称着身后的雪景,该死的好看。中原中也心里突然一动,就好像大冬天被一瓢温水从头浇到尾,暖洋洋的。中原中也突然觉得没那么冷了。
“啧。”中原中也咋舌,该死的他好像有点脸红。
小声嘟囔了两句,中原中也顶着太宰治疑惑的视线把手抽了出来,双手合十,跟着太宰治一起认真的拜了下去。
“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邪。”
他们就真的这样平淡的过了十年。中原中也觉得他们这样再过上十年,二十年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真是奇怪,他跟太宰治这样的两个人竟然都希望他们两个能这样平淡的过一辈子。
5.
那是太宰治死后的第二天,他们从葬礼上回来,红叶猜测过很多中原中也的反应。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中原中也很平静。
他安静的接受了太宰治死亡的事实。去武装侦探社拿回了太宰治寥寥无几的遗物,回到自己位于黑手党的办公室,中原中也安静的跟红叶打了招呼说他要回家了。
中原中也点开太宰治的短信,准备看一下他今天想吃什么,看到上一条信息的日期中原中也一愣,下意识的抬手去扶自己的帽子却摸了个空。
自己的帽子,扣在那个家伙的墓碑上了。中原中也关掉了手机。
晚上回到家,一个人安静的吃完晚饭,中原中也倒掉多余的那份饭菜,转身回了卧室,把自己整个人陷进柔软的床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太累了,他现在只想安静的睡一觉,最好抱着太宰治一起。
抱着太宰治……
太宰治……
翻了个身,中原中也遮住自己的眼睛,想什么呢,太宰治那家伙,已经死了啊……
中原中也失眠了。
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在不经意间影响着你,包围你,再一点点渗入你的骨子里。
中原中也睡觉一直很轻,总是睡不安稳。每到这个时候,太宰治总会从后面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后背抵上太宰治的胸膛,心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在寂静的黑夜中总是格外的响亮,沉稳有力,意外的让人安心。
半梦半醒间,中原中也伸手向身旁摸去,在摸了个空后猛然惊醒。
中原中也坐了起来,他下了床,来到客厅,没有开灯。摸索着掏出抽屉里的烟跟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
他坐在沙发上,点燃的香烟就夹在指间静静的燃烧。中原中也看着那点跳动的火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烟烧到了尾巴,被烫到的中原中也才突然回过神,看着窗外泛白的天空,中原中也将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有的习惯,是时候改掉了。
6.
中原中也开始拒绝回家。相对的,停留在办公室的时间越来越长。
墙上的指针划向了七点,窗外昏暗的路灯提醒着这个办公室的主人天色已晚这个事实。坐在桌前的人并没有抬头,只是抬手打开了台灯。整个房间只能听到笔尖在纸上划动留下的一点声音。
厚实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响声,红叶走了进来:“中也……”
办公桌前的人因为这声呼唤有了一点反应,中原中也抬起头,眼睛下面是厚重的黑眼圈,连续几天的失眠让他的眼里布满了红血丝看上去有些可怖,开口的声音喑哑:“怎么了,红叶大姐?”
自从太宰治死后,中原中也好像突然觉醒了工作狂的属性,就像是要把这十年里跟着太宰治偷的懒全都补回来。
中原中也不想让自己闲下来。
在路上,他会看到横滨最大的日料店,他家有太宰治最喜欢的青蟹。有的时候他会路过街角的那家章鱼烧,太宰治经常从这里给他买宵夜。有一家咖啡店,正对着他办公室的窗户。那是他跟太宰治经常光顾的,老板是个和蔼的大叔,有的时候还会给他跟太宰免费上一份小蛋糕。
中原中也的办公桌右手边的抽屉里塞满了各种小零食,大部分都是太宰治带来的。中原的办公室有个小酒精炉,是用来煮红茶的。太宰治没有事情的时候两个人会在办公室解决下午茶然后再一起回家。
中原中也一旦闲下来,仿佛全世界都在提醒他,有这样一个人侵占了他的生活,他们一起这样过了近十年。他的世界里到处都是他的痕迹,而现在,这个人不在了。
“中也……”红叶的话唤回了中原中也的意识,“你要不要去喝酒。”
两个人选了一家附近的酒吧,红叶问他想喝点什么,也许是同样慵懒的爵士乐,也许是同样昏暗的灯光,中原中也一瞬间以为自己回到了十年前,那个让他跟太宰治从此纠缠不休的夜晚,鬼使神差的,中原中也想起了那杯太宰治点给他他却只喝过一次的酒,那句跟中也的眼睛一样好看。
“老板,来杯tomorrow。”
一饮而尽。
去你md吧,太宰治……
7.
中原中也醉了。
人是被芥川的送回来的,他踉踉跄跄的回了卧室,一头扑倒在床上。两只手在床上胡乱的抓着,把太宰治的枕头从凌乱的被子下面拽了出来死死的抱住。
中原中也曾经思考过他跟太宰治到底是什么关系。
爱情或是友情?
是又好像不是。
说他们是朋友,他们偏偏都是彼此最讨厌的人。可是他们又偏偏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说他们是爱人,可是两个人却谁都没有说出过喜欢或者爱这样的词句。
每个夜晚,他们在卧室的床上做=爱,太宰治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望着他的眼神专注而深情。中原中也甚至觉得下一秒太宰治会说出那句话。可是太宰治没有,他也没有。
中原中也记得,太宰治跟他说过一句话。
他说:“中也啊,我们两个是这个世界上最像又最不像的人,所以我们才更应该在一起。”
他当时怎么回的太宰治来着?
哦,想起来了,他让太宰治闭嘴赶紧滚。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中原中也最近真的太累,难得的,他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那是一个昏暗的仓库,一个少年就这样坐在满地的尸体中抬头打量他。
“你就是我的新搭档?”
“嗯。”
“你好,”少年站起身,“我叫太宰治。”
“我叫中原中也。”
“那么小矮子,你要努力活下去啊。”
“哈?你是不是想打架?你叫谁小矮子你再说一遍?”
那是他和太宰治的初次见面。
画面一转,他已经离开了仓库。面前的少年变成了青年。
依旧是那件褐色风衣,身上缠满了绷带,头上却多了一顶帽子,那顶中原中也扣在他头上的帽子。
青年笑着对他说:“小矮子,你要好好活下去啊。”
8.
中原中也是被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晃醒的,宿醉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强撑着爬起来洗漱,他感觉自己的头都在嗡嗡作响。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一顶新帽子,是他前几天刚买的,昨天芥川送他回家一起拿了进来。
中原中也将它拿在手里,摩挲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将它扣在了头上。
临走之前,他看了眼墙上的日历,七个大大的红圈异常醒目。
今天是太宰治死后的第八天。


后记:说点题外话。
这个学期忙,没咋更文,这篇文是2018年的第一篇文,给了双黑,也算交个党费。
这篇文吧是我失眠的时候的一个脑洞,因为文笔有限,所以不知道有没有把我想要的感觉表达出来。
我一开始设计的情节是中也死了,但是太宰治这个人我真的把握不住他的性格,所以他死了emmmmm
我觉得吧中原中也这个人很强大,所以他不会在知道太宰治死后多么歇斯底里,但是他会难过,可是他不会说,他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只会逼迫自己去习惯没有太宰的生活。
我想过这两个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会怎么,但是吧我又想象不出他俩告白的场景。我觉得这两个人都不是那种会把爱说出来的人。也许他们之间的也不是爱情吧。大概就是两个人就这样搭伴平平淡淡的过个日子,偶尔兴致上来了两个人一去出去疯一天,这样也挺好的。
最后那个情节吧,我本来想表达的感觉是中也把帽子留在墓地相当于把过去的自己,那个跟着太宰治一起生活了十年的自己留给了那个睡在墓地的太宰治。
太宰治带着帽子来告别,告诉中也以前那个你我带走了,以后这个没有我的你也要好好的。中也买了一顶新帽子也是告诉自己要走出来,一切要重新开始了。
本意是想写中原中也用了七天来让自己跟太宰告别,然后再第八天走向下一个开始,但是因为我水平实在是有限,结果就写成了这个倒霉样子emmmmm
啰嗦的有点多,以上祝各位食用愉快。
卖萌求小心心跟评论,爱你们啵啵(⑉°з°)-♡

评论(2)

热度(50)